December 03, 2004

      寒冷的天气,我不喜欢,让我们一起来回忆夏天。
      下面的文字是我今年夏天写的。

      躺在床上,准确的说,应该是爬在床上。虽然没有衣物的羁绊,但为了驱走体内时时迸发的燥热,整个人还是尽量的把肌肤贴在并不冰凉的凉席上。
      瞬间的凉爽之后,更是一种闷热,刺激着我大脑里的物理细胞,热、传导、守恒……。

      双脚一前一后很随意的放着,当意识到此,我便开始思索身体的形状是否为一个“大”字。郁闷,想这些干什么?什么都不做,什么都不想,就这样躺着,让大脑停止运转,让思维就这样空着。

      电脑风扇低沉的嗡嗡声,缓慢的渗入闷热、潮湿的空气中,然后又缓慢的弥漫开来,最后刺入我静止的大脑,几秒钟后,大脑又开始启动。耳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,愈来愈大,愈来愈明显,这一阵一阵深邃的鸣叫就这样从童年走了出来,走出了我儿时的记忆,真实的出现在我的面前。这时我才如梦初醒般的对自己说:“这是夏天,本就应该有蝉叫的夏天。”

      七月已是中旬,而我现在才听到蝉的声音,心中一阵不名的滋味顿时涌了出了,原来我一直生活在一个没有禅的夏季里。

      没有了禅,你有怎么能够感觉得到蝉呢?

Posted by eapass at December 3, 2004 11:05 PM

 Technorati Tags: Cicada 随笔

 Tags: Cicada 随笔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2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