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30, 2005

不休先生外传(14) 权利——有或无(下)

  “有一天,我正带着我可爱的狗狗散步。突然,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等我醒来,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周围的景像很奇怪,甚至比科幻电影里看到的还奇怪。我的手腕上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环,很不舒服,但是怎么弄都弄不下来。正在这时,来了一个奇怪的生物,我差点再次晕倒,他(她、它)用一根绳子模样的东西套在我手腕的环上,然后拉着我就走。我不想跟他(她、它)走,但环勒得我很不舒服,只好跟着他(她、它)。一路上,我发现好多被这种奇怪生物牵着的人,我明白了,同时也害怕极了。
  开始,我奋力反抗,但是这些反抗换来的不过是没有饭吃,或者一顿打。我尝试过逃走,但屡次失败。我想过自杀,但没有勇气。最后,我妥协了,我认命了。每次“主人”回来,我都招手迎接,还把“主人”的鞋子送去。后来,我发现我的主人很孤独,没有“人”爱,也不爱任何“人”,但是他(她、它)很爱我,我感觉得出来,虽然我对此并无兴趣,但为了晚饭有得吃,又有什么办法呢?

  这里的生活我越来越习惯,即使“主人”把我手腕上的环取了,我也不会跑,我能跑到哪里去呢?不过,我渐渐的发现自由的好处,然而也为此感到异常痛苦。因为我爱上另外一个宠物人,一个女宠物人。我经常瞒着主人偷偷跑出去,和我的爱人约会,在花园里散步。我一天看不到我的爱人,就感到发疯,我真的疯了,“主人”叫我干的那些事情,我根本没有兴趣,因为我只想见到我的爱人,和我的爱人在一起。
  以后的日子里,一有机会,我就逃出去,和我的爱人幽会,每次我们都疯狂的做爱,直到有一天,这一切被主人发现。当时我害怕极了,我想到我以前的狗,我不要失去我的小jj。但这为时晚矣,我又有什么权利呢?最终还是失去了我的小jj。我想到我以前那条狗,伤心极了,但我同时告诉自己绝不妥协,不管断食还是挨打,我都不再听“主人”的话,我恨他(她、它)。

  这次我拼死都不妥协,我已经下定决心,一天到晚狂吠,乱咬,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。
  一天,两天,三天。
  一星期,两星期,三星期。
  一个月,两个月,三个月。
  他(她、它)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把我扔了出去,我重重的摔在地上,顿时眼前一白,晕了过去。
  等我醒来,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熟悉又不熟悉的地方,后来才得知是泰国。我饥寒交迫,但异常高兴,虽然周围的人说什么我听不懂,但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人话。几天后,我混进当地的人妖表演团,当了一个哑巴假人妖。但好景不长,他们发现我没有小jj,就把我轰了出去。
  最后,我靠着当假人妖的些许收入,准备偷渡回中国,结果在边境被抓了。后来我用纯正的普通话和当地话还有一点粤语,给边境警察讲我的遭遇,虽然他们最终相信我是中国人,但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疯了的中国人,于是被送到了疯人院,于是才有机会和你坐在这间屋里。”

  老吴:“不休,我给你讲这些,你相信吗?他们都不相信。”
  不休:“我相信。”
  老吴:“不休,我给你说,我现在虽然关在疯人院里,但我感到很幸福,只是有一点遗憾。”
  不休:“什么遗憾?”
  老吴:“没有小jj,而且我想我那条没有小jj的狗,也想我曾经的爱人”
  不休叹了口气,没吱声。

  临走时,不休问老吴:“你最近有什么打算?”
  老吴答道:“读‘史记’。”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28 A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November 29, 2005

不休先生外传(13) 权利——有或无(上)

  不休虽然已从疯人院里逃了出来,但还是经常回去看看。
  原因有二:
  一、可以和医生、护士混个脸熟,让他们能够感觉到不休的存在,至少不会发现少了一人。
  二、可以和疯子们吹牛,听各种各样的疯子讲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故事。
  实际上,第一个原因完全是因为第二个原因,为了在疯人院里占个名额,为了维持疯子这个名号。一个正常的人听疯子讲故事,会被认为不正常;而一个疯子听疯子讲故事,却再正常不过。不休这样做,完全是为了保持正常,也就是说,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:他想正正常常的听疯子讲故事。

  下面这个故事就是不休从一个疯子那里听来的,这个疯子的姓名不详,疯人院里,人人都管他喊老吴。

  “我以前住在一个大城市里,城区灰暗的天空压得我常常感觉踹不过气来。天天上班被老板使唤过去使唤过来,没有人爱我,我也不爱任何人。
  后来,我养了一条狗,一条公狗。开始,它很不听话;后来,我使用了各种办法,软硬兼施,把它训练得服服帖帖。我叫它怎样它就怎样,听话极了,比如,每次撒尿,它都会从狗门跑出去,在外面撒完尿又自己跑回来。真是条好狗,我为我的狗骄傲,也为我的训练自豪。我爱我的狗,我的狗也爱我。
  可是好景不长,我的狗不再听话。原来,它到了发情期,经常在外面和别的母狗乱搞,我怎么喊它,它都不理我,只顾一心一意的爬在母狗身上。我伤心极了。
  不过,我想到一个好办法。给它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,去掉了它那小小的小jj。开始它还生我气,不听我的话。后来我给它停食,虽然这样对它,有时还打它几下,但我伤心极了,打在它身上就是打在我心里,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它好。庆幸的是终于把它从迷途中拯救出来,它又听话了。我真的太高兴了,我和我的狗狗恢复了以前正常的生活。
  我带在我的狗狗出去散步。
  我看着它高兴极了;
  我看着它,它高兴极了;
  我看着它,我高兴极了;
  我看着它,我和它都高兴极了;
  我看着它,我认为它高兴极了。”

  未完续待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05 AM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

November 26, 2005

看片三式

  刚才发了篇blog,关于“Brave Heart”的,结果想法有点多,现另开一题详谈一下。
  有人说这部片子非常好,最喜欢那声“Freedom”,实际上当年我也对此感动得要命,而现在,我有点变态了,因为我怀疑在那种状态下,是否喊得出来,即使喊出来了,能否有这么大声。我变态吧?嗯。有人说这部片子很烂,篡改历史,故意煽情,像洗洗蹄尾(CCTV)的泥瓶和猪菌一样。我并不反对这类意见,然而我认为这样看电影太累,又不是看记录片。举个例子,“美丽心灵”,主人公纳什获诺贝尔奖时,大家给他送钢笔,这全他妈的是编的,不过编得挺好,我喜欢。

  看电影,看电视剧,不要太较真,娱乐第一嘛。看到明显的漏洞请一笑了之,不要因为主人公用软盘运行WindowsXP而发疯,也不要因为唐朝人念宋朝人的诗而破口大骂。它要搞笑,你就让它“搞”吧;它要煽情,你就让它“煽”吧。
  不过这还没完,如果你做到了,也不过只是初级。

  不要太不较真。你要真以为密码这么好猜,请到CIA报到去吧;你要真以为滴两滴血就可以验亲,干脆在路旁摆个摊,“亲子鉴定,每次10元”;你要真以为皇帝不是好人就是坏人,那我推荐你去看样板戏。你要真以为印第安人看看天就知道下不下雨,那我给你看个笑话(请点击)
  数学学过没?物理学过没?化学学过没?生物学过没?历史学过没?……
  学过,全忘了。(注:最近我这种感觉很明显,有点想把以前学过的一些常识性知识复习一下)其时,即使没学过也不要紧,你google呀,你“维基百科”(封了,疯了)呀。否则你被骗了,还以为世界就这样,还以为人生真的如戏,还以为太行山本来就读作大行山(请点击看详情)
  当然,这招请根据自身功力修练,主要在于勤练内功。内功提升,本招自然提升。友情提醒:本招无极限,子子孙孙无穷匮也。请无走火入魔,否则原本为看片而练功,结果练得一看片就吐血。如果已经走火入魔怎么办?请自己去拍小电影吧。

  太较真不行,太不较真也不行,那咋整呢?
  不太较真吧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54 A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November 25, 2005

Brave Heart

  我喜欢这部片子的前1/3,片子看了1遍,而这部分却看了3遍。
  友情提醒:本片和真实历史有出入,具体怎么回事请google。

00001.jpg

00002.jpg

00003.jpg

  请点击继续阅读全文

Continue reading ...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55 PM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

November 23, 2005

不休先生外传(12)进化(下)

  眼药一天一天的滴,颜色一天一天的变。
  几天后的某日,不休早上出门,惊奇的发现,门口那滩水浸过的墙角,在斑斑水迹之中,准确的说,在同毕加索绘画一样震撼的斑斑水迹之中,长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植物,有点像狗尾巴草,但又不是,美丽极了。不休惊讶了一秒钟后,就不再感到惊讶,因为他已经习惯,毕竟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。
  那滩水从来没有断过水源,墙角的水迹愈来愈深,那奇怪的植物越长越旺,也愈来愈惊艳。
  几天后,不休平静的发现那怪怪而美丽的植物竟然开出花来,细细一数,一共七朵,好看得无法形容。

  “真他妈好看。”不休不由自主的说道。
  “可不是吗?”不知那里冒出来的声音。
  不休把脑袋转了两转,没有看到周围有人,除了地上一只黑猫。
  “看什么看,就他妈的是我。”猫的嘴巴动了几下。
  不休心想:“猫也会人话,操,我疯了吧?”
  猫说:“你没疯,我是一只来自臭港的猫,天生会说很多语言,比如狗语、人语、鸟语什么的。”
  不休这下慌了神,心想:“考,我想什么这猫都知道,也太神奇的吧。”
  猫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  不休心想:“你玩我吧,还说不知道我想什么。”

  其实这个时候,不休大脑里面一直都是什么“操”、“考”之类的东西,不休也不知道自己头脑里,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么多胀话。
  不休赶紧给这只会N种语言,还会读心的牛猫解释:“猫呀,我不是想要骂你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  猫说:“我知道,这不是你的错,你仔细看看这些花就会明白。”
  不休弯下身,把脸凑到了花的跟前,仔细打量,发现花瓣上有一种像文字的东西。
  “太小了,根本看不清楚。”不休想。
  猫说:“这就是一种文字,是不是感觉字太小,你对这花撒泡尿,花就会长大,字就可以看清楚了。”
  不休想:“在我家门口撒尿,太缺德了吧。不行”

  正在这时从南边来了一条狗,从北边也来了一条狗,跑到花前二话没说,两泡尿直接下去,撒完就跑。花长大了一丁点,但上面的字还是看不清。为了看清花瓣上面的字,不休忍了,对着自己家门口来了一下,于是那滩水更大了。这花真是神奇,尿一下去,就蹭蹭蹭的长大了几倍。
  不休想:“看来人尿比狗尿强多了。”
  不休把脸凑得更近,谨慎的研究起来。这种文字很怪,像日文一样,里面有部分是中文,有部分却看不懂,但绝对不是日文。而看得懂的中文里也不是什么好词,什么“操”、“考”、“傻B”、“牛X”、“日”。
  不休很是好奇:“但那看不懂的部分写的什么呀?”
  猫说:“狗语,刚才那两条狗告诉我,上面写的狗语,也不是什么好词,都是些骂狗的话。”

  不休还是弄不明白:“那两种合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呀?这是哪国的文字呀?”
  猫说: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我知道只有养狗的人才能看懂。”
  碰巧,从东边来了一个人,手里牵着一条狗,从北边来了一条狗,后面跟着一个人。
  猫说:“你问问他们。”
  不休毕恭毕敬的等在那里,当他们的狗在那滩水上面撒尿时,轻轻的问道:“这些花上面写的什么呀?”
  这两人几乎同时给了不休同样的一个答案,原来——原来这七朵花上面分别有一个字:
  “请”“勿”“随”“地”“大”“小”“便”
  
  小便一股一股的撒,大便一砣一砣的拉。
  几个月后,不休发现这种惊艳且无比美丽的,甚至纷芳的神奇花朵开得祖国大地便山便野,使这片神奇的土地粪外妖娆。现在好了,不管走到那里,都有一种家门口的感觉。是呀,金窝、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。是呀,睡在哪里都是睡在梦里,不,睡在哪边都是睡在便边。想到这里,不休感到一阵温馨,整个身体异常温暖。突然,一阵压力从膀胱传来。
  “汪汪汪——汪汪汪汪汪汪汪——汪汪——汪汪——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……”
  “狗日的,又被这狗日的狗的狗日的狂吠,吵醒了我瞌睡。”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18 PM | Comments (5) | TrackBack

November 22, 2005

不休先生外传(11)进化(上)

  很奇怪,不休最近总感觉不舒服,眼睛不舒服,鼻子不舒服,耳朵不舒服,但具体怎么个不舒服法,又让人说不清,怪哉。
  更奇怪的是,不休发现门口经常出现的那滩水不臭了,地上经常出现的那砣“砣”也不难看了,真奇怪呀,喜哉。
  一天,不休正在洗脸,突然摸到一根很长很长的毛,又黑又硬,顺着摸上去,原来是根鼻毛。不休吓得屁滚尿流,赶忙跑到镜子前,结果,一下子傻在那里。鼻孔变小了,鼻毛变多了、变长了、变粗了、变黑了、变密了。不休二话没说,找来剪刀,更更奇怪的事发生了,剪掉多少马上自动长出多少。最后实在没办法,不休找来电吹风,把这些鼻毛卷了起来,塞进鼻孔里,由于这些鼻毛太硬、太长,弄完之后仿佛洗过十次桑拿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毛一天一天的变长。
  不知道这是坏事还是好事,真的很难说,然而不休的的确确从这次变化里,得到了坏处也得到了好处。比如,从来不赌博的不休开始赌博——找长发MM赌毛长,这应该算是坏处吧,不休自己也这么想;每次和长发MM赌毛长都可以赢很多洗发水回来,每天晚上都可以用免费的飘柔洗鼻毛,这应该算好处吧,不过,不休自己不这么想,他认为宝洁公司没有找他去给飘柔做广告,这就不能算作好处。事实上,这不是宝洁公司的错,打遍天下长发MM无敌手的不休曾经输给过一个人,一个寸头男子。这个男子更更更奇怪,根本没有用到鼻毛,眼睫毛也没有用到,只从耳朵里弄出一根耳毛就把一休搞定。这位高人闭口不提他的姓名,只说过五个字:“大隐隐于市。”,据小道消息传,这人是一交警。不休对此心服口服,有时候还生出羡慕之情,不过一点也不气馁,因为不休最近耳朵也感觉很不舒服,不对,是很——很——很不舒服。

  飘柔一天一天的洗,鼻屎一天一天的挖。
  某日,不休走在路上,突然踩到什么东西,滑了一跤,顿时,天地昏暗,头晕目眩。不休紧闭双眼坐在地上,不知过了多久,大脑不再空白,缓慢的站起来。忽然,不休惊奇的发现,自己眼睛有些不对劲,仿佛有些偏色。平时灰蒙蒙的天空湛蓝湛蓝的,平时看不见的太阳也红彤彤的挂在那里,奇怪,刚才还是阴沉沉的一片,真的真的很奇怪;再看看公路上,五颜六色的汽车来来往往,屁股后面还冒出五颜六色的泡泡,好看极了;而旁边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上,飘起了漂亮的雪花,雪白雪白的,可爱极了;再看看刚才踩到的东西,原来是一砣黄金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不远的地方也有几砣,发出同样的光芒,交相呼应,煞是美丽。这时,不休终于明白过来,以前越难看的东西,现在看起来越美丽。不休飞快的向家跑,又惊又喜又怕。一进门,眼睛就恢复了正常,虽然还有些偏色,但偏得很淡。这下不休终于放心,刚才回来的路上还一直担心以后能否看黄片的问题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01:50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November 19, 2005

Tadieu Bone

  曲名:Tadieu Bone
  歌手:Ismael Lo (塞内加尔——非洲最西端)
  专辑:Jammu Africa
  本地下载:(到期)
  这首来自非洲的歌,我听着听着感觉和南美的曲风挺像。虽然完全听不懂唱的什么,但可以深切感受到声音后面那颗心。

  友情赠送:Gocce di Memoria
  歌手:Giorgia (意大利)
  下载:百度MP3搜索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59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November 16, 2005

不休先生外传(10)五宝闹北京

fivexxx.jpg

  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洋,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,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。
  地球上最神奇的是北极,比北极更神奇的是南极,比南极更神奇的是神州大地。

  白痴甲:“不休,你对2008奥运会吉祥物有什么看法?”
  白痴乙(不休):“什么?啥?我咋不知道呢?”
  白痴甲:“你真不知道?都过了几天了。等着,我给你链接。”
  ……
  不休对着显示器,陷入深深沉思之中,像一块木头傻傻的定在那里。
  几分钟后,大梦初醒,不过仍处于大脑缺氧状态,最后费劲且慢吞吞的吐出两个字:“折服。”
  白痴甲:“折服?”
  白痴乙(不休):“嗯,折服。这两儿字已被这“五宝”一刀一刀刻在了我的心上。”
  白痴甲:“你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看法?”
  白痴乙(不休):“没有,完全没有看法,半点看法都没有。”
  白痴甲先是傻了一下,以为不休和自己站在不同的阵营,两秒中后顿悟然后狂笑起来,开始大段大段的批评(说白了就是破口大骂)2008奥运的吉祥物。此处省略N字。
  待白痴甲骂完,白痴乙(不休)笑嘻嘻的说道:“不但我折服了,而且我完全相信无数欧美经济学家也会被折服,而且是深深的折服,“勇敢”而“智慧”的中国人在世界经济学史上谱写了重重的强音。”

  白痴甲:“春风吹,战鼓响,三个代表天天讲。
        秋风吹,破锣响,我们什么都敢想。
        五宝欢聚闹北京,全靠公仆共产党。”
  白痴乙(不休):“嘘——这是一块神奇的土地。——不行,火星咋办?”

  不休想到以后的几年,吃的、穿的、住的,什么东西上都可能出现“五宝”,再次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。不过也为自己的近视找到了另一个优点,曾经记得,上次产生这种想法是在N年前男生寝室(女生寝室没进去过),每一层楼的公共厕所中“大”的时候。(现在的学生寝室基本上是一室一卫,无须再练盲眼和闭气功。)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03 AM | Comments (5) | TrackBack

November 15, 2005

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

  虽然标题是“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”,实际上这里推荐的只是组曲1中G大调的前奏部分(Suite No. 1 In G Major: Prelude),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,主要喜欢前1分30秒。就这一部分而言,我听过的三个版本中,按听到的先后顺序依次为:Mstislav Rostropovich(罗斯特罗波维奇)、马友友、Vito Paternoster。而就喜欢程度(仅就此曲)而言分别为:Vito Paternoster(下面提供的链接就是这个版本)、Mstislav Rostropovich,马友友被淘汰。
  最近几年特别喜欢听无伴奏的东西,或者是不插电的,清唱当然更好,如果一定有伴奏,一把吉它或者一部钢琴足以。这是为什么呢?难道是因为我喜欢安静的原因?不知道。

cello.jpg

  曲名:Suite No. 1 In G Major: Prelude
  作曲:J. S. Bach
  演奏:Vito Paternoster
  下载:magnatune
  友情提醒:如果你所处的环境比较喧闹,请找个安静的地方或等安静的时候再听吧。

  最后再友情赠送一首:Prelude in C Major J S Bach
  下载:百度MP3搜索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00 AM | Comments (10) | TrackBack

November 13, 2005

豆瓣之“疯人院”小组

  在豆瓣开了一个小组:“疯人院”,一个人既然开个小组叫这种名字,也就无须太多解释。
  链接: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lunatic_asylum/
  下面是我写的小组介绍(只花了3、5分钟就搞定,疯言疯语写起来就是痛“快”):

  “你在哪里工作?”
  “疯人院。”
  “什么工作?”
  “被研究。”

  虽然我是一个疯子,但老想着飞越疯人院。

  “你是疯子吗?”
  “为什么不是呢?不是疯子,我弄这个小组干什么?不是疯子,我加入这个小组干什么?不是疯子,那我是什么?我怎么就不能是疯子呢?”
  “嗯,你的确是疯子。”

  天上的太阳真他妈的方呀。(还算正常,至少知道太阳在天上,是吗?)
  比他妈的水里的月亮还方。(已经开始发疯了,月亮应该也在天上,是吗?)
  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这些都没有他妈的我的脑壳方。

  结论:写上面这段话的人肯定是疯子,点击进来并且完整读完上面这段话的是疑是疯子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08:10 PM | Comments (2) | TrackBack

November 11, 2005

自画像

  对一个画家来说,最具挑战的就是自画像。不但在画他(她)的样子,而且在画他(她)的心灵,因为你知道你所画的人现在在想什么。
  看过的许许多多自画像中,几乎没有看到有笑容的。看来画画绝对称得上是一件严肃的事,你可以笑一会儿画一会儿,但不可能边笑边画,呵呵。反过来想想,笑还真是好东西。比如说,在笑的某个瞬间让你的思维趋于一个白痴,这对人的大脑有好处,绝对有好处,哈哈。
  我所收集的一些自画像,由于某些限止,图片不大,请见谅。

  Pablo Picasso

Pablo_Picasso.jpg

  Vincent van Gogh

Vincent_van_Gogh.jpg

  请点击继续阅读全文

Continue reading ...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16 PM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

November 08, 2005

不休先生正传(14)大风吹

  上周六,由于不休所在的“赌城”兼“建筑工地”进入秋季大生产高潮期,不休被迫步行N公里回家。
  到家后,坐在沙发上,随手拿起遥控换着频道玩,偶然间转到“新闻联播”,由于很久很久没有看“新闻联播”,或许是很久没有看电视的缘故,不休感觉挺新鲜的,竟然沉下气来慢慢观赏。
  几分钟后,一条新闻打破了不休平静的心灵。表情庄严的播音员,郑重其事的念道:近期北京的隐晦天气有望结束,由于什么什么,最近将有几场大风,空气污染问题将得到明显改观。
  不休心想:“大风吹呀,大风吹,解决空气污染全靠天。好像一吹就消失似的,典型一现代版的掩耳盗铃。吹出北京,吹出中国,吹向世界,吹出地球,吹出银河系,环境问题就彻底解决了。”
  遂起身,愤然离去。

  第二天,也就是上周日,大概同样的时间,晚上7点左右,在同样的沙发上,不休偶然发现一份印刷精美的报纸,仔细一看,哦,原来是“重庆晨报十周年特别版”(不知道来自何处,估计是赠阅的),既然是特别版就翻翻吧。
  两分钟后,不休发现一张图片,“一家三口,背景是蓝天白云”,下面的文字内容大概写道:经过什么什么的努力,重庆的环境发生明显改善,我们也拥有了蓝天白云。
  不休心想:“呸,这种百分之几的小概率天气居然拿来以点概面,你随便到菜市场去找个老婆婆也不会信。”
  遂立马丢下报纸,起身离去,随口念道:
  "I was once an angry young man, but now, neither am I young, nor am I angry."

Posted by eapass at 08:22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November 05, 2005

我的Blog一周岁生日

  现在是2005年11月5日凌晨0点1x分。从日期上面讲,我的Blog一周年了;从理论上面讲,如果从第一篇blog文章计算还差十几个小时。
  对我而言,写blog的一大好处:知道自己曾经在某个时间想什么,大概在做什么事情,这是一个帮助回忆的有效工具。因为当你读着一段文字时,有可能忘记这段文字原来出自你之手。
  第一篇blog: “不知何时”,看看整整一年前我写的东西吧。
  写blog的第二大好处:写的过程会刺激思维,也就是说,本来只有一个点的思考,在写作的时候有可能会发散开来。关于这一体会,我找到了好多作家的话来作为后盾。

  "The art of the pen is to rouse the inward vision."
  "Writing to me is a voyage, an odyssey, a discovery, because I'm never certain of precisely what I will find."
  "The reason I write is to find out what I mean."

  最后再作一个简单申明:
  1、本Blog从来不以客观为目的,这里都是我的主观之言。只是在主观之见中,希望自己尽量提供相对客观的材料,而具体的判断在你手上,大家都应该思考,没有思考的答案没有太大意义。
  2、每一篇文章仅仅代表我当时的想法,也许以后会改变想法,也许不会。就像Blog名一样“Upgrading My Mind”,升级无时无刻不在进行,加是加,减也是加,不过是加个负而已。所以即使在思维上我已经对以前的某一观点作出修正,但我不会更改原文,历史就是历史,让它放在那里。而且并不保证将在blog上著文来说明其修正,也许会也许不会。
  3、本blog的第一读者是我,也就是说我不会一味迎合读者的口味。不为好看,也不为点击率。一个人不可能一直都笑,也不可能一直都哭,对吧?但是我重视读者的阅读感受,也感谢你的阅读和留言,褒贬都行,共同成长。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。再次感谢新老朋友的捧场,谢谢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59 AM | Comments (6) | TrackBack

November 04, 2005

麦兜与鸡

  曲名:麦兜与鸡
  下载:百度MP3搜索
  挺好玩的一首歌,虽然我听不懂歌词(粤语的),但听起来感觉挺好笑的,童声有时也算天籁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59 PM | Comments (1) | TrackBack

November 03, 2005

Neither too much nor too little

  We must have an attitude of expecting neither too much nor too little from life.
  -- Lin YuTang

  当我看到这句话时,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。"neither too much nor too little",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态度?实用主义吗?也许。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种现实而且诚实的生活态度,不是拜金主义的"too much",也不是佛要求我们的"too little"。之所以要用“诚实”来形容它,是因为我们真的太缺少这两个字所带给我们的精神。真话、真心话,那怕是善意的谎言都我定义中的“诚实”,然而……。即使是从炼钢炉里蹦出来的,“火眼金睛”的老孙恐怕也分不清是人是妖,特别是当它站在人妖面前时,因为人既是妖,妖也是人。难道大呀。妈的,老子又开始偏题了。

  在看完这句话一秒钟后,最多一点N秒,“中庸”两个字蹦了出来。但我左想右想,感觉这句话所表达的东西即使能用“中庸”来概括,也许不能,但你把“中庸”两个字念烂也悟不出这个道理。与“不要求太多”类似的道理大家都时常听到,因为我们伟大的党从小就是这样教育我们的,“不要求太少”还真罕见,异曲同工的东西只听过李敖那斯(一个狡猾而诚实的人)的“只爱一点点”。

  再然后的几秒钟,想到了“中庸”的英文说法"golden mean",虽然自己一直知道这个说法,但不清楚为什么这样翻译,于是查了查字典,发现"golden mean"还有“黄金分割”(Golden Section)的意思,哈哈,0.618,这下容易理解了。西方人给了一个具体的值,东方人就给了两个字。所以说,光悟出这个道理还不行,即使你拥有了一把尺、一秆称,这些依然不够,具体“拿捏”还靠自行掌控。“拿捏”这种东西,难道大哟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08:08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