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18, 2005

No Man Is An Island

  没有人能自全,
  没有人是孤岛,
 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,
  要为本土应卯
  那便是一块土地,
  那便是一方海角,
  那便是一座庄园,
  不论是你的、还是朋友的,
  一旦海水冲走,
  欧洲就要变小。
  任何人的死亡,
  都是我的减少,
  作为人类的一员,
  我与生灵共老。
  丧钟在为谁敲,
  我本茫然不晓,
  不为幽明永隔,
  它正为你哀悼。

  —— John Donne ( 李敖译 )

  今天凌晨再次读到这首诗,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三次。此诗于我有一种特殊的情怀,在夜晚读和在白天读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感受。在寂静的夜晚,它总另我心潮澎湃,形成共鸣;而黑夜之后的白天,当醒来的我再次诵读时,仿佛泻过一般,仅记得曾经高潮过,而且清楚知道不久的将来依然会渴望。
  弄不清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差异。这种差异,很像在沙漠中看到水与在绿洲看到水产生的不同反应,不过这比喻还不怎么贴切。这是夜与昼的差异,这是静与喧的差异,这是我与另一个我的差异。也许白天的我属于世界性连续的我,而夜晚的我属于个体性独立的我。当一个人处于和世界连接的状态时,自然会忽视之;而当处于从整体中在某种程度上分离的状态时,更能体会诗中的感情,失去的人比得到的人更能清楚得到的幸福。
 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,事实上没人能够真正脱离这片大陆,如果真的能够脱离,那么也就不存在脱离本身了。但是不少人渴望另一种层面的脱离,至少藕断丝连——这“丝”可以是有形的,也可以是无形的——的脱离,享受孤独的欢愉,享受从空中鸟瞰大陆的快感。
  没有人是孤岛,即使在夜里,你所拥有的思考便是通往大陆的无形隧道。

  附全诗原文

No man is an island,
entire of itself;
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,
a part of the main.
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,
Europe is the less,
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,
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’s or of thine own were:
any man’s death diminishes me,
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,
and, therefore,
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s tolls;
it tolls for thee.

-- John Donne

Posted by eapass at August 18, 2005 05:03 PM

 Technorati Tags: Thought Poem Night Quiet 思考 李敖

Comments

怎么近来作者的帖子有些无趣哟? 造作哦

Posted by: surfer at August 22, 2005 02:52 PM

to surfer:

造作是您的定义,不是我的定义。

无趣是你的认为,不是我的定位。

本Blog从来不追求什么有趣,也从来不管是否会让读者感到无趣。

这里本是我的土地,仅为表达我的心声,不需要讨好读者,因为最重要的读者是我自己。

实话实说,仅此而已,请见谅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August 22, 2005 03:55 PM

怎么感觉有点火药味呢?
开个玩笑还是允许的嘛
别人提点意见或评论什么,我有时候是不去接受的,但不会不去听

Posted by: 清池 at August 24, 2005 12:58 PM

to 清池:

同意你的意见,谢谢。

本来我通常来说会选择沉默,不过个人认为surfer同学(应该是我大学时的一位同学,不过不肯透露姓名)的blog观有一些不妥之处,我在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时留下上面的留言。如果他(她)不是我的熟人,我根本不会这样说话。

最后就此语气表示道歉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August 24, 2005 08:03 PM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
eapass同学的blog既然提供了comment的功能,而且也没有任何限制,当然我可以发表我的看法了。
当时的感受也并不一定代表一贯的观点。
也许我没读懂作者的作品,也许我的blog口味跟你不一致,也许你写的有些东西我不感兴趣,也许。。。但就是当时想的就写下来了,不管你接受与否,我是那么认为的,呵呵!
blog本就算是一个交流的平台,温文尔雅也罢,破口大骂也好,皆存在之。
我是不愿在网上乱留姓名,这是我一贯作风。

Posted by: surfer at August 25, 2005 04:32 PM

呵呵,其实究其源还是我多了一句话吧
你们是同学我老早就看出来了
所以熟人之间偶尔涮一把也不是不可以的

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
这句是我一向推崇的,所以我们学校BBS名:海纳百川
我也感到很欣慰,呵呵
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
这句也很有意境,我个人更倾向于这一类的风格
所以我们学校另一个BBS:飘渺水云间是我一直光顾的地方

PS:可能是因为专业原因,我对作者写的很多东东还是有不少看不懂的地方,呵呵

Posted by: 清池 at August 29, 2005 05:09 PM

真是每个个体都是真实而不可被释读的独立存在啊!我就很喜欢你留下的痕迹!这时突然想起“如果你沉默不语,便有了神圣之子;如果你泄露了秘密,就成为人。”呵呵!是因为搜索“伦敦夏令时”,误进了你的领地,但谁知一个无意的点击,竟让我流连许久呢!许是窥探的原罪吧!呵呵!

Posted by: waterspace at September 21, 2005 12:57 AM

另:与专业无关,俺的专业是会计学。不是你选择文字,而是你早已经被选择。

Posted by: waterspace at September 21, 2005 01:04 AM

eapass

to waterspace:

Thanks for your support.

Posted by: eapass at September 22, 2005 10:29 AM

日本那个网站不错。。。设计吧。。

建筑之美嘛。。恩。对,当然是美的。也很喜欢看。但金钱的味道令我不再深究下去。网主当然知道vernacular architecture这种东西吧。我更喜欢。光、线条、图案、空间。。当然全都谈不上,但另有一种生存的味道呀,而且可以深思下去。。。当然当然。。自古以来的艺术--甚至所有文明-- 都是你喜欢我也喜欢的那种。不过。。。这样说吧:京都之美--民居的京都--和建筑的关系如何?这样问,就可以游离IM Pei、Wright 等人的范畴了。好几个建筑师竟然把香港的九龙城寨、公共屋村拿来赏析呢。已经不是美学的问题,或许说,美学也可以蓬首垢面而风采依然,反过来照出我们的某某作品的建筑之美,原来也有点阶级局限性,原来也不是那么不吃人间烟火。是吗?

Posted by: 八月的秋天 at October 3, 2005 06:46 PM

eapass

to 八月的秋天:

你的留言发错了post吧?好像和这篇文章的内容关系不大。

“自古以来的艺术--甚至所有文明-- 都是你喜欢我也喜欢的那种。”

我不同意这种观点,个人更同意美学的主观性,也正因为其主观性,才会出现“好几个建筑师竟然把香港的九龙城寨、公共屋村拿来赏析”这种现象。
住在公共屋村的人应该不会感觉其美,甚至脱离公共屋村之后,甚至几十年后住在高楼之中回忆起来也不会感觉到美。
美在最开始是天性。例如,婴儿能分辨人的脸,看到某些面孔会哭。不过之后,美就是天性加成长(内与外),以前看到会哭的面孔,也许会被认为是“长得有性格”,哈哈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October 3, 2005 10:36 PM

因为找John Donne 的no man is an island 到了这里。很感人的一段诗啊。。。John Donne 的都成了造作的了?算了,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。

Posted by: Jenny at February 22, 2006 08:43 PM

any man’s death diminishes me,
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,
and, therefore,
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s tolls;
it tolls for thee.
that is answer.

Posted by: Anonymous at May 11, 2006 11:26 PM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365

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No Man Is An Island:

» 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——烟斗小报 from 旧烟斗
# it业——评一评 # 华人发明第三代搜索引擎 # # 博客——人物和话语 # 当今最最最强的15个笑话(转) # # 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# # 大功告成 # # 南方電子報?南方部落格 (blog) 聯播 # # ... [Read More]

Tracked on October 27, 2005 09:30 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