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tember 08, 2005

永远的犹大——引子

  守恒,我喜欢的一个词,在物理学、在经济学,甚至很多其他地方都可以把它作为第一定律。我从来不相信众生平等,平均并不是守恒,从某种角度来看,平均只是守恒的瞬间态,而守恒要求打破平均。在毁灭与重生中,世界守恒着。
  另一个可怕的字——“熵”,从我心中冒出。之所以我用“可怕”来形容,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形容词来表述。当然,有时候,我也会用“恐惧”来形容之,不过今天我不会用,我也很少用这个词,这个词对我来说生命周期很长,但每次出现的时间又很短,很庆幸,它并不是每个月都要来一次。每次感到“恐惧”的几秒里,我都会进入一种炙热的状态,仿佛身体被火红的太阳融化一般。我是清醒的,因为我知道太阳不会把我融化,至少那个过程不叫融化,奶糖含在嘴里才叫融化。而且把其称作“融化”对太阳来说也是一种侮辱,这种侮辱比叫一个200斤重的女士苗条要大得多。特别是当你想清了人有多大,地球有多大,太阳又有多大的时候。在“恐惧”面前,我学会了逃避,不看它,不想它。今天我写它完全是因为昨天喝了酒,虽然那点酒仅仅淹过了杯底,而且里面还混着雪碧。其实并不是这个原因,因为现在不是黑夜。仿佛也不是这个原因,只因为现在我并不恐惧,人就是这么贱,知道吃了会肚子痛却又忍不住口,上次痛了这次仍旧会吃。也许不应该这样讲,如果改为“上瘾的人就是这么贱”,仿佛要贴切一些。但这又使我头痛了,什么叫“上瘾的人”?什么是“上瘾”?我想了很久,想不出来。
  看看上面一段,数数里面的“我”字。“恐惧”及其周围的“我”之多,已经真实的表露出我的真实。“恐惧”面前人很渺小,而渺小的时候,更需要时时提醒“我”的存在。想想西洋画里面的人和中国画里面的人吧,或许上面的理由也算其中一个因素。

  妈的,又偏题了。题目原本叫“永远的犹大”,现在飘飘飘,不知飘到哪里去了。哈哈,算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,把题目改为“永远的犹大——引子”,至于原本想好的正文部分下次来写。
  现在的人很懒,喜欢读千字文,我属于现在的人,所以我也很懒。……

Posted by eapass at September 8, 2005 03:00 PM

Comments

兄弟,来bbs.stuedu.org吧,全是些齐鲁的老骨头!

Posted by: pcsir at September 10, 2005 02:37 PM

to pcsir:

OK,感谢通知,几天没上QQ,消息都不怎么灵通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September 10, 2005 11:17 PM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3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