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30, 2005

不休先生外传(14) 权利——有或无(下)

  “有一天,我正带着我可爱的狗狗散步。突然,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等我醒来,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周围的景像很奇怪,甚至比科幻电影里看到的还奇怪。我的手腕上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环,很不舒服,但是怎么弄都弄不下来。正在这时,来了一个奇怪的生物,我差点再次晕倒,他(她、它)用一根绳子模样的东西套在我手腕的环上,然后拉着我就走。我不想跟他(她、它)走,但环勒得我很不舒服,只好跟着他(她、它)。一路上,我发现好多被这种奇怪生物牵着的人,我明白了,同时也害怕极了。
  开始,我奋力反抗,但是这些反抗换来的不过是没有饭吃,或者一顿打。我尝试过逃走,但屡次失败。我想过自杀,但没有勇气。最后,我妥协了,我认命了。每次“主人”回来,我都招手迎接,还把“主人”的鞋子送去。后来,我发现我的主人很孤独,没有“人”爱,也不爱任何“人”,但是他(她、它)很爱我,我感觉得出来,虽然我对此并无兴趣,但为了晚饭有得吃,又有什么办法呢?

  这里的生活我越来越习惯,即使“主人”把我手腕上的环取了,我也不会跑,我能跑到哪里去呢?不过,我渐渐的发现自由的好处,然而也为此感到异常痛苦。因为我爱上另外一个宠物人,一个女宠物人。我经常瞒着主人偷偷跑出去,和我的爱人约会,在花园里散步。我一天看不到我的爱人,就感到发疯,我真的疯了,“主人”叫我干的那些事情,我根本没有兴趣,因为我只想见到我的爱人,和我的爱人在一起。
  以后的日子里,一有机会,我就逃出去,和我的爱人幽会,每次我们都疯狂的做爱,直到有一天,这一切被主人发现。当时我害怕极了,我想到我以前的狗,我不要失去我的小jj。但这为时晚矣,我又有什么权利呢?最终还是失去了我的小jj。我想到我以前那条狗,伤心极了,但我同时告诉自己绝不妥协,不管断食还是挨打,我都不再听“主人”的话,我恨他(她、它)。

  这次我拼死都不妥协,我已经下定决心,一天到晚狂吠,乱咬,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。
  一天,两天,三天。
  一星期,两星期,三星期。
  一个月,两个月,三个月。
  他(她、它)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把我扔了出去,我重重的摔在地上,顿时眼前一白,晕了过去。
  等我醒来,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熟悉又不熟悉的地方,后来才得知是泰国。我饥寒交迫,但异常高兴,虽然周围的人说什么我听不懂,但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人话。几天后,我混进当地的人妖表演团,当了一个哑巴假人妖。但好景不长,他们发现我没有小jj,就把我轰了出去。
  最后,我靠着当假人妖的些许收入,准备偷渡回中国,结果在边境被抓了。后来我用纯正的普通话和当地话还有一点粤语,给边境警察讲我的遭遇,虽然他们最终相信我是中国人,但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疯了的中国人,于是被送到了疯人院,于是才有机会和你坐在这间屋里。”

  老吴:“不休,我给你讲这些,你相信吗?他们都不相信。”
  不休:“我相信。”
  老吴:“不休,我给你说,我现在虽然关在疯人院里,但我感到很幸福,只是有一点遗憾。”
  不休:“什么遗憾?”
  老吴:“没有小jj,而且我想我那条没有小jj的狗,也想我曾经的爱人”
  不休叹了口气,没吱声。

  临走时,不休问老吴:“你最近有什么打算?”
  老吴答道:“读‘史记’。”

Posted by eapass at November 30, 2005 12:28 AM

On This Day
   Year 2004: Ideology 我的电脑工作台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4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