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e 29, 2006

从怀疑到怀疑

  我曾经说,自己是一个怀疑的相信主义者。恐怕,现在需更新一下,我已变为一个相信的怀疑主义者。
  最近,令我怀疑的对象“巨”增,令我对很多显然的观点进行反思。以前我认为“错”的东西,现在不再认为“错”,且对其尽量避免“反对”,更倾向于“不赞成”。也就是说,“不赞成”的同时,承认其合理性。

  对一个客体,首先由感性产生一种原初想法,然后理性的变换视角,甚至带入到他者的思维中,再次感性的模拟他者的思考,接着拉回来,理性的从多角度思考不同视角间的矛盾。
  这样的思考方法,导致我成为一个有立场,但立场不鲜明的人。通常,把由感性产生的原初想法作为我的立场,但这个立场在理性分析之后不再坚定。想法A合理,想法B也合理,即使这两者完全对立矛盾,依然合理。

  从历史的角度,看古今民族之争,完全一团麻,根本无法用对错简单化之。前几天我就此想了一句话:“爱你爱的,恨你恨的,捍卫你所捍卫的,颠覆你所颠覆的。”今天再想这句话,有点动摇。这句话,如果从相对正义的角度看,没有问题,但如果从绝对正义看呢?且真的有绝对正义吗?动物世界只有合理性,没有正义性;而人的世界,仿佛不正义即不合理。那么,先不论绝对正义,正义究竟是什么?越往后想,越往里想,越没答案,剩下的只有问题,和各种问题之间的关系。虽然,这句话依然是我的显性观点,但其背后没有唯一答案,只剩疑惑。对其,我有一种“虚”的感觉,对其,我警惕的保留同意。

  倘若,这种矛盾的立场本身就是一种立场,那么,我依旧是一个立场鲜明的人。

  补:
  多年前,看一本数据库的书,有这样一句话:如果有可能,先备份日志文件。当时,我对“如果有可能”这个“可能”琢磨许久,最后终于弄懂这个“可能”。
  从此,我对各种书中“暧昧”之处总会小心分析。到后来,我一看到“显然”、“当然”、“显而易见”、“不容置疑”、“众所周知”、“理所当然”……,眼睛就会发亮,因为我知道,陷阱就要来了。
  我把作者的动机分为3种:1、他知道,他以为你知道;2、他知道,他也知道你不知道,但他没法说清楚;3、他根本不知道。
  当然,我尽量避免使用这类词汇,但——如果我用了,3种动机都有可能,你一定要小心呀,不要怪我没告诉你。千万要记住,世界上有很多狐狸;千万千万要记住,世界上有很多掉进陷阱里的狐狸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03:28 PM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

June 23, 2006

A Vava Inouva

  曲名:A Vava Inouva
  演唱:Idir
  国家:阿尔及利亚
  下载:A Vava Inouva   ( 到期时间:2006.09.23 )
  全然不知歌词大意,这样也好。仅凭感觉,赋诗一首。

  一个人的忧伤
  即是 一个人的 忧伤
  
  两个人的忧伤
  爱情骤然膨胀
  
  一群人的忧伤
  聚集为力量
  
  力量 爆发 释放
  爱情 膨胀 消亡
  
  忧伤
  一个人的 忧伤
  淡淡的
  还在 这里
  低声 吟唱

Posted by eapass at 12:32 PM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

June 21, 2006

Bist Du Bei Mir

  曲名:Bist Du Bei Mir
  演唱:Natalie Dessay & Rolando Villazon
  专辑:Soundtracks for Joyeux Noël
  下载:Bist Du Bei Mir   ( 到期时间:2006.09.22 )
  个人感觉:背景伴音过大,与人声之间层次感不够,录音差强人意,大家将就听吧。咏叹调如果听现场,会有怎样的感受呢?渴望呀。

  Bonus
  曲名:Ave Maria
  演唱:Natalie Dessay
  专辑:Soundtracks for Joyeux Noël
  下载:Ave Maria   ( 到期时间:2006.09.22 )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58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June 17, 2006

世界信仰分布

  推荐链接:
  Major Religions of the World
  World Religions
  Religions Maps

  注意:Nonreligious 16%
  注意小字:Half of this group is "theistic" but nonrelig.
  我以前对宗教信仰重视,但不是很重视,现将其放置于基石之位。这些不弄清楚,很多东西没办法理解、明白,也没办法体会世界上9成人的思维方式,无法产生带入感,或者说通感——“empathy”。
  思想,总会有源,总会有传承,搞不清楚过去,还玩个屁现在。
  恍兮惚兮……,理性之余,偶尔玩玩神秘主义也不错,发呆总有发呆的历史及意义。曾经有一群人,弄点天然麻醉物品,围着跳呀,跳呀,把天都跳黑了,把太阳都跳起来了,真是high到不行。(注:我这里的“跳”指巫里那个“跳”,而非跳舞的“跳”,跳舞那个“跳”,high的档次低了点)
  人永远无法逃脱神秘主义,恍兮啊,恍兮,惚兮啊,惚兮,给老子的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09:21 PM | Comments (1) | TrackBack

June 14, 2006

Here With Me

  曲名:Here With Me
  演唱:Dido
  下载:百度MP3搜索

  附歌词:

Continue reading ...

Posted by eapass at 10:37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June 13, 2006

时间线

20060611_time_line.jpg

  简介:
  我的生命长度,在整个我“能够触及、感知、猜想”的生命“长度”——起点:地球初具规模,单细胞生物出现;终点:人类的去向——中的座标位。
  从前的感觉:过去大于未来。人类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,进入一个相对文明的时期,正处于“成熟期”。
  现在的感觉:整个“长度”变长,就这个图而言,下面那条线的比例尺(时间为单位)更小。未来大于过去,简而言之,现在所处的位置仅仅处于人类生命长度中很靠前的地方,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  这种感觉的变化,从我第一次明显意识至今大概有几个月了。前几天某时刻,我莫名其妙的突然问自己:“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?”这个问题冒出来后,我的第一想法是:“感觉而已,没有明确答案。”但几秒中后,答案竟自动跑出来,原因大概为:对过去更为了解,生物角度、历史角度、思想角度等,而越了解越觉得短,越感觉以后的路更长。
  还有一些想法,我仅用图来表述。图有局限、语言也有局限,“梯子”啊“梯子”。写到这,我突然想到:人类的这把“梯子”会进化到何种程度、何种方式?不过,再好的“梯子”也是“梯子”,心有灵犀又何尝不是“梯子”呢?我不得不承认:“梯子万岁”。这一段太乱,意识流?哈哈,想删又有点舍不得删,留下来吧。
  想起两句话:
  "No doubt they will still be here after we are gone." ( they for bugs, here for the earth, we for humans )
  “世界开始时人类并不存在,世界终止时人类亦不存在。”

Posted by eapass at 01:20 PM | Comments (9) | TrackBack

June 09, 2006

理性被煽时

  BBC.Days.That.Shook.The.World 第七集后半段:加加林首次升空大难不死之记录片。
  我很激动,同时有点讨厌BBC这种故事化的记录片形式,而且明显感觉配乐过于煽情。其实,光就此次准备、发射、着陆全过程而言,无须任何渲染,已经足够激动人心。
  补充:这一次,加加林死里逃生,但N年后在一次战斗机试飞中未能幸免。

  Apollo 13 (阿波罗13 电影 汤姆·汉克斯领衔):根据宇航员回忆录改编,记录阿波罗13这次惊心动魄的伟大失败。
  煽情得厉害,我明知道汤姆·汉克斯超级无敌的煽情功夫,明知道这种表情从实际情况分析绝对不真实,但在最后返回地球部分,我依然被煽到,妈的。
  比如在最后准备进入大气层时,三个宇航员都有点泛泪光,表情略显悲壮。我完全不相信这种表情符合实际情况。许多问题需要处理,忙都忙不过来,哪会有这种表情?我猜测正常的表情应为无表情,内心略显紧张。
  我一边激动着,一边找着片中各种故意夸大的地方,一边笑自己明知道会被煽,还能被煽到。有点像某些人看余华的小说,看之前准备好手纸,然后哭天呛地,最后还骂写得烂。理性在煽情面前,有作用,但作用不大。原始本能多少年了?理性才多少年?

  想起小时候在“科幻世界”上读过的一篇非科幻文章,某宇航员回忆自己从太空返回地球,直到航天飞机在跑道上停稳的心理过程。现在,我坐在这里码字,有重力,真幸福啊。

  作为电影,煽情很重要,比如“明日之后”,虽然煽情功力较差,我只在一个地方被煽到——那人自己割断绳子掉下去。插播一下:“垂直极限”开始部分老爸为救两个孩子,也自己割段绳子。再插播一下,这次是真事:南极争夺战中,那人自己走了(见茨威格“人类群星闪耀时”)。插播部分一笔带过:知道的,自然知道具体内容,无须我解释;不知道的,不好意思,请自行解决。稍微有点偏题,回到正题。“明日之后”中也有很多不符合科学的漏洞,比如那被冻得坠毁的直升飞机,飞行员居然可以打开舱门,而且手没事,等整个人显出后,马上冻裂。为追求效果,这样处理完全可以理解。总之,虽然这部片子不好看,还有很多科学漏洞,但最终影响很好,多少人因此而开始重视环境问题。有时候,骗一个人去做好事也不错。
  说到环境问题,多扯几句。我当年是耗电大户,几个电脑同时开,还加上电视,甚至出门也不关;对待水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去。当时我的使用观是:能更方便就方便,在不影响方便的情况下不浪费。而现在变为:在不影响正常使用的前提下,能节约就节约。大家知道具体原因吗?心痛电费水费?哈哈,不是。转折性的原因为,看了一次矿难的报道,此后就下决心务必节约。世界总在博奕中变化,一个人的力量虽小,但不能因为小而不做,做一个“有为”主义者也不错。这件事还有一个副产品:我们父母一辈对水电气总是很节约,有时甚至是抠门,当年我很看不惯,而现在却怎么看怎么顺眼。

  BBC.Journey.of.Life 科教片
  我在看这部片子时,突然感觉背景音乐很讨厌,恨不得只留画面和解说。
  原因1:分神。大脑的情绪部分异常活跃,有点看故事片的感觉,本该仔细观察细节的地方,却在那里感动千古惆怅。音乐是有情绪的,特别是BBC的配乐又那么“贴切”,很容易让人上套。
  原因2:虚假。比如涉及到海洋部分,背景总是伴有水声,而且一听就是后期制作那种。我感觉不真实,虽然配得很有诗意,但我还是喜欢原始的声音。海底该什么声音就什么声音,该无声就无声,你咕噜咕噜啥呀?
  其实BBC的片子很好,只怪我要求有点怪,吹毛求疵而已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我的理性越来越强,而这个强并非压制感性,理性就像套在感性外面的一件衣服,不管感性怎样上蹿下跳,理性总是套在外面。感性让你靠近悬崖边缘,让你看得更多,但理性保证你的安全。打个比方,如果说感性是一只美丽的老虎,那么关在笼子里还是放出来?关在笼子里固然安全,但却失去太多野性,而放出来又太危险,容易伤人。我目前的处理方式就像非洲的野生动物保护区,把老虎放在“大笼子”里,或者把人放在“笼子”(观光车)里。基本上可以收放这个度,使“笼子”在可控的范围内变大变小。现在,我感觉这种状态很好,虽然,稍微有些许不舒服的感觉,是啊,猴子穿上衣服总会有点不自在。或许我永远都无法体会跳下悬崖的感觉,但谁又愿意作第二个尼采呢?也许,以后当我的理性更强、更韧、更灵活、更可控时,我会玩玩蹦极。似乎,知道身后有绳子和无绳子,感受应该大相径庭吧。还好,我从不羡慕尼采,当一个目不识丁的园丁也许更适合我。

  仅当你一个人时,都会被煽到,试想你处在一群人中,会是怎样的结果?
  这也是我之所以对爱国主义、民族主义等集体情绪保持绝对警惕的原因。这种力量异常强大,有好处也有坏处,不过从历史的角度看,仿佛用来干坏事的时候居多。
  以我为例,小小的展示一下这神迷而原始的力量:89-64时,我在读小学,虽然我爸半夜听美国之音很激动,虽然街上人山人海,总之我感觉这件事不好玩,因为年纪小,没有那个“场”,也无法感受那个“场”,也就独立的、自由的玩自己的。当时好像也到处贴大字报,有且仅有一篇我至今未忘,大意:有奖竞猜,邓哪年死?
  转眼就是1997,这次,我栽了。邓去世,早上在路上听到议论,我没啥感觉,毕竟90多岁,很不错呀,周围的人也很平静,不伤心嘛。不过后来“场”被造出来,看新闻时班上有些女生开始哭了,我依然无所谓。追悼会现场直播,还到处鸣笛,我和同学们站在教室里,(还好,我们学校每个班上都有电视,不用上大礼堂,否则人更多)江某人哭了,女同学哭了,老师哭了,男同学哭了,我他妈的也哭了,操。我哭他妈个屁呀,我和邓又不熟,完全不了解他,当时没有读过关于他的任何历史资料文献,为什么我要哭?全他妈的怪这个“场”,在我毫无意识的情况下,我被“场”罩住了。我他妈的不服,我他妈的,现在回想起来,就有种他妈的被操的感觉。
  为了做一对比,再暴露一点隐私。把时间推到1993年,黄家驹去世,听到消息时我震惊。后来,有天晚上,我听BEYOND的 " リゾ ラバ " (日语,只知道歌词的大概意思),哭了。当然,哭的原因不光是因为他的去世,还包括部分本人青春期的感情借此渲泻。至今想来,一个人,哭得明明白白,无怨无悔。这是我自己选择的,我选择我承担。

  不是说不能哭,但哭要有哭的原因,我不赞成因为错误的原因而哭。
  你试着把这个“哭”换成其他词汇,比如“反美”、“反日”、“追星”等,试试看。

  世界杯来了,体育这东西也煽情得厉害。我曾经也被他妈的中国队的臭脚煽过,操。这次我要站在更远的地方观看。
  被煽很重要,但不能老被煽,更不能老在同一地方,被同样的东西煽。感情该流露的时候,自然会流露,就像喝水、吃饭、睡觉、撒尿一样自然,没事不要老“嘘——嘘——嘘——”。当然,如果不嘘,你实在尿不出来,我也没办法,只能说你很弓虽。
  好了,收称,这篇文章实际上为一则冷笑话。现在,你感到冷没有?


  仅以此文献给所有上去了,没有下来的英雄们。

  Bonus:brain computer interface
  上次看到此类报道时,还只能控制一些大的方块的移动,而现在基本上……,呵呵,自己看吧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59 PM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

June 02, 2006

Go Go Cactus Man

  曲名:Go Go Cactus Man
  演唱:YOKO KANNO & SEATBELTS
  专辑:Cowboy Bebop OST
  下载:Go Go Cactus Man   ( 到期时间:2006.06.17 )

Posted by eapass at 10:43 PM | Comments (1) | Track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