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ruary 27, 2006

记还是不记

  一种花的名字、学名,一种建筑的风格,一种心理行为的术语……,记还是不记?
  最近一段时间,我偏向于不刻意去记。为什么?
  首先,应明确记之目的。为了记而记?为了以后交流而记?……这个问题想清楚后,自然会做出判断。其次,如果决定记,记到什么程度?一字不漏吗?还是记个大概印象?最后,从实际情况来看,还会出现非刻意记却被记住的可能。

  下面举例说明:
  一、人名,能不记,就不记。
  1. 比如,看一份某发展史的资料,或者一本小说,只要能够保证阅读前后能对上号,足矣。人名,符号而已。记住有这样一个人,做过这样一件事,够了。当然,有时候重复太多,自然而然就记住,顺之,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国人名字上,外国名字基本上很难,斯基和娃太麻烦。
  2. 某些作者,名字一定要记住,打死都要记住,否则不便于寻找此作者的其他“毒物”,反之亦然。比如,Dostoyevsky(陀思妥耶夫斯基),其实,我只记得其名字的英文拼写,开玩笑,DOS开头,完全符合读音,太好记了,括号里面的中文是我刚才用英文名在google里搜出来的,这中文名真他奶奶难记难写。
  3. 公众人物,各种明星,包括政治明星等,无须记忆。轰炸会来的,不去记住比记住还难,放心吧,媒体会保佑你的。

  二、顺手牵羊,一不小心就记住了。
  1.“苏黄米蔡”,不就是“书黄米菜”吗?
  2. 关于爵位的排列:公爵(Duke)、侯爵、伯爵、子爵和男爵。这不是“公猴脖子蓝”吗?
  3. “潘驴邓小闲”。我都不知道怎么记住的,本未想过去记。
  4. Oedipus Complex (俄底浦斯情结),这个我同样是只记得英文拼写而中文写法是狗出来的,读得出而写不出。我最开始不想记,管它叫作O式情结,不过弗洛伊德他妈的老提这词,且被我偶然发现这不是“我的铺湿”吗?唉,一不小心又记住了。
  这些东西于我,记住记不住都无所谓,既然记住了,必有记住的原因和好处,反正我不刻意,让大脑自行处理。

  三、至今也记不住的。
  1. 一些理解重于名称本身的东西。比如,建筑风格中,各种样式,比如柱式呀等等。我只为好玩而了解,并不专业于此,也无须同他人交流。只要以后我看到类似的风格,能够心中泯然,管它什么名字。对这类名称,无须准确记忆,有个模糊的印象即可。
  2. 一些百年难遇的名称。半年前看国家地理上一篇古生物文章的插图,我差点没吐,30个单词有20多个不认识,且N>25,哈哈。
  3. 无大用,且肯定记住后也会忘的东西。例,大家读书时期背过的那些SB历史日期,SBer的各种公式,SBest的政治排泄终产物。

  四、一定要记住。
  1. 九九乘法表。理解是需要的,背更必不可少。
  2. 历史朝代歌。时期记不住,这个总要记住吧。
  3. 一些让你爽的东西。
  4. ……

  补充:外国名称直接用外语记,好记得多,也容易解决港台、内地术语翻译不同的问题。

  总的来说,就目前的科技程度而言,不得不记的东西并不少。那么,作一个假设,一种置入体内的生物记忆芯片,容量和处理能力大概和“深蓝”差不多。之所以作此限制,是为了把这种猜想纳入一个相对现实且可以想像的范围。如果把容量和处理能力无限放大,比如说储存大英博物馆的所有资料,那其对应的处理能力、AI、信息博奕情况,完全超出我的想像。不是说不能去想像,只是想像出来太过荒谬。
  我这一假说的前提是,在目前和未来的技术发展上,信息的存储、调用技术发展优于AI博奕技术。就目前的科研资料来看,大脑储存方式是一种“散存”,也就是说信息并不是只存于大脑中的一个点。对记忆来说,一件事可能分散成碎片而存放在大脑中的不同部位。那么植入这种记忆芯片后,就算那些死记硬背的东西可以被大脑随时迅速调用,而对于这些资料信息间联系、连络、关联的能力滞后可能会扯后腿。此能力上不去,记忆再多也是浆糊。
  如果这可以实现,好处也不少,学习语言会方便太多,英、法、德、日、俄、西、葡、意……顺便乱听、乱写、乱说。乱写容易实现一些,乱听、乱说复杂一点。唐诗、宋词、四书五经、二十四史,乱背。不过,理解方面是个问题,而语言中的美感这些就更是个问题。

  作此假设后,再回头想想,记还是不记这个问题,心中更明了一些。
  最近几月,我采用“能不记就不记”的方法后,阅读思考更为流畅,知识的体系感也强于过去,故写此文以飨读者。本文为便于表述,主要针对名称的记忆进行讨论,对于一些抽象记忆、记忆关联等未作涉及,主要因为我表达能力有限,意会的东西写起来太麻烦,更主要是因为我很懒,不容置疑。想法就是一颗树,它总要成长,我的这些想法依然粗糙、幼小,希望大家不要囿于其中,否则我罪过呀。
  最后,感谢一个人:Richard P.Feynman(理查德·费曼)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February 27, 2006 06:26 PM

 Technorati Tags: Thought Memory 思考 记忆

Comments

自从Google改变了人类从前索引式的知识体系,我们需要记忆的东西就更少了。有时候,只需要记得几个关键词,或者依稀一点印象,就不用担心Google不到。这也许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上你所说的芯片,没有植入大脑而已。

大脑需要做的事,变成了联系、联络、关联和理解。

谢谢你的文章,总能激起一些思考。

Posted by: 大脑袋 at February 27, 2006 09:25 PM

eapass

嗯,Google差不多可算作雏型的一部分,不过差太远。

搜索出来后,大量的原始数据需要看,过滤筛选。
搜索查询数据,像一滴水;大脑直接查询数据,像大海。两种方式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完全不同。

PS,通过自己信息处理后的数据,应酌情纳入自己的知识库,不能因为google的存在而放之任之。

谢谢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February 27, 2006 09:53 PM

出考试题目的老师如果也这么想,题目出的一定很有水平。

Posted by: say7718 at February 27, 2006 10:45 PM

联想记忆,这个东西不错!
所以电脑要用上人脑的这点就更无敌了

Posted by: surfer at March 3, 2006 02:30 PM

记东西这种事刻意不得啊觉得.昨天做了个无聊测试记忆游戏我可高分了,说做博士都有余...嘻
不过不是想记什么就记什么,不想记就可以忘的,比如我记得好多幼儿园同学的名字但是却忘了刚买的三明志放哪了...
俄底浦斯情结的英文我还是第一次见呢,不过中文我记的很清的,年轻的时候记性就是好,我看弗洛伊德看的早于英文学习,所以对中文印象很深啊.我们那时小学四年级才开英文课,我三年级看的"梦..解.."当时都震惊了,看了一点就不好意思看了,还把书扔床底下,当时没看几页,但至今好多内容印象还清楚啊,真是神奇,年轻记性就是好!呵呵呵呵

Posted by: R2 at April 17, 2006 01:08 PM

eapass

to R2:

很厉害呀,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也许都还不确定弗洛伊德是谁。而小学三年级时,估计正在刻苦专研“踩蘑菇”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April 17, 2006 03:37 PM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4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