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 27, 2006

贱人絮语

  贱0、古文,很短。炼字、炼句,品字、品句,想像、思考;
  时文,很长。随想、随写,浏览、跳阅,过眼、过心。
  该长就长,须短则短。这样难道不好吗?很多时候,乃一种习惯,看多、听多滥货,你就烂了。
  红色看多了,眼睛红了;绿色看多了,眼睛绿了。
  请闭上双眼,阿门。

  贱1、一日午饭中,有份野菜,我想到它是野菜,突然觉得这样对它太残忍。曾经在荒野中自由生长,而现在却沦为盘中餐。为什么平时吃菜时不会有这种感觉?难道是家花和野花的区别?

  贱2、一日晚饭,番茄圆子汤,吃完后,饱饱的,躺在沙发上,满足而放肆的嚎叫。心旷神怡,幸福不过如此。现在着笔却有些伤感,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。

  贱3、因查资料,那本书恰好在箱底,且为最下面那本,于是书被堆得七零八落。发现这种感觉很好,比整整齐齐还好,好太多。

  贱4、这两点我憋着一直没说,但常在报纸杂志电视上看到,上周又耳闻,实在忍无可忍了。
  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滥用无数,扯开前提乱套原理。举个例子,当年国民党搞法币,袁大头到底被驱没驱?具体分析就不着墨了。
  “一晚上,你卖还是不卖?只要价格足够高,就一定能买到。”抛开个人伦理品质因素,“足够高”也存在问题,当这个“足够高”是一种不可能的假设,那此假设亦失去意义。这不是做物理题,而是在发射航天飞机。

  贱5、“与狼共舞”中,那只狼,我并不喜欢。为什么?就宠物而言,狗和猫,我不喜欢狗,但异常喜欢猫。为什么?狗忠于人,与人合为一体,并依赖于人。而猫,别的不说,它那种爱理不理的性格,不把人放在眼中,凭这点就让我喜欢,更不要说它那宇宙般深邃的眼睛。动物和人应该对立,甚至对抗,在对立中共存、和谐。伞兵就是给人包围的;羚羊就是给老虎吃的。

  贱6、我突然感到,如果死后,尸体能够被动物吃掉,是很完美的一种方式。如果这个理想能在非洲草原上实现,那更完美。

  贱7、原始部落不懂环保,他们的行为有时很不环保,但他们是最环保的人。现代文明提倡环保,我们的行为有时很环保,但我们是最不环保的人。如果让我选择,依然会选择后者,操。

  贱8、因为修路,道路被封。我走在宽阔的马路中间,听着鸟鸣,看着树舞,心想:“为什么不修一条宽宽的人路,让人在上面悠然游走。”

  贱9、看着密密麻麻的大片楼房,看着统一规则的小方框,这样的规模越庞大,我越感压抑。
  人住在如此房间里,躺在床上,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  考古节目看得多,常见大片城池废虚,断壁残垣,往日繁华依稀可见。
  不要把这两者放在一起,最好不要。

  贱10、小时候我认为人很伟大,我所在的时代很伟大,自己很幸运。后来有一天,突然觉醒,电灯发明至今不过百余年,换言之,我于电灯相当于人类利用火后千年。想到这,我感到这所谓的伟大算个屁。有时,生得晚不如生得巧,戏并不是越到后头越好。
  如果不能认识这个问题,很难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,成天嚷着征服自然的人,估计就是如此。

  贱11、曾读过这样一句话,大意如下:如果你感到狂妄自大,注视你的双手,看看皮肤下脆弱的血管。后来我每次看到皮肤下的血管就想起这句话。

  贱12、道生一,一生二, 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  现在我更新看法:未知生一,一生二,二生四,四生万物。

  贱13、“记者:能不能对自己做个评价? ”
  “李泽厚:近两年已经有好几位这么问过我了。我对自己不好作评价,让时人特别是后人评价吧。我总不能像牟宗三说自己的“古今无两”吧,有人说我已在美学上远超朱光潜,哲学上远超冯友兰。我心里倾向接受,口头却连说不敢,我还没想清这到底是我的谦虚还是虚伪。我又想为什么近来老有人问这问题,我想我大概是快死了。”
  初看此对话,感觉李泽厚不厚,两分钟后,我醒悟。他的回答很恰当,且很真实,这种回答方式应得到认可。

  贱14、说到李泽厚,不得不说“美的历程”。当年读完后很爽,但有些许遗憾:二十多年前的书,如果能够在近期更新一下,那该多好。毕竟作者当年看过的东西、能够看的东西,没现在多,感觉书中很多地方有缺失。而现在我认为这无所谓,既然能察觉到书中的缺失,就该用自己的思考去充实,拿着针自己去缝吧,这样更好。

  贱15、很奇怪,人们越来越喜欢编织谎言,更可怕的是谎言已流入血液,大多数时候连自己都毫无察觉。很多情况,这些谎言毫不必要。善意的谎言在特殊情况下才能使用,而这种情况很少很少。在此问题上,手机功不可没。

  贱16、常见一些人焦躁不安、匆匆忙忙。很奇怪,太阳低下无大事,有必要这样吗?
  太阳低下并非无大事,如果一件事足以颠覆你的生活,那应算大事。这句话给予我们的是一种心态,一种从容的心态。快之慢之,左之右之。

  贱17、这么快干什么?慢点不行吗?把思想放一放不好吗?观察现状,收集信息,然后作不合时宜的思考。
  现世的主题?虚幻的主题?现世短暂,虚幻永恒。滴水焉知江河之乐。

  贱18、小时候,看过一篇报道:一个人拿了几个博士学位,一生都在读书而不工作,文章对其进行了批评。当时,我纯洁幼小的心灵告诉自己:一定要学有用的东西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而如今,我的所作所为完全背道而驰:学不用的东西,做一个对社会无用的人。“兴趣尽可能广泛的业余爱好者”将成为我最终的下场。

  贱19、人生要过很多坎,有些一定要自己过,有些一定要别人帮忙过。有些坎对你容易对他人难,有些则相反。有些人过的坎多,有些人过的坎少,只有多少的问题,不存在优劣,过有过的好处,不过有不过的好处。你翻过一个又一个坎,发现后面还有更多。

  贱20、一个人能认同、欣赏的思想,不能超过或低于自身水平的10%,低了你不屑,高了你欣赏不了。所以,超过这一区间,作为相对高者,对相对低者讲东西要降低难度,否则等于圈圈。也许降低会导致不准确,但如果你的初衷即让他人尽量理解,那么,不准确也比圈圈好吧,因思维本就是一逐步提升的过程。作为相对低者,除了提高以外别无选择,当然,如果愿意,也可以在你那正负10%的区间里故步自封。分清谁是相对高者很重要,因为现在有很多傻b,满口术语、胡言乱语,你听不懂还误以为他很牛b。其实这很简单,你懂相对论吗?你认为爱因斯坦牛b吗?假如你在100,小爱在160,A在110,B在120,C在……,多转几道弯,即使你不能理解小爱的东西,但你依然会同意小爱牛b。当然,小牛也牛b,我们在中学物理课上已经充分体会过了。
  不过,艺术、音乐等感性的东西,不存在高低,只存在体会差异。我可以郑重的告诉大家,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“蒙娜丽莎”,道理很简单,我没有身在那个年代、那个环境,且那幅画亦无法泛起我今世的共鸣。

  贱21、福柯很欣赏尼采,他们两人最让我共鸣之处就是不断超越,暂不提破坏性建设还是建设性破坏,超越本身就美好无比。超越于我,具体为思想的提升,对于青年时期的我,这种提升应是可感之的、迅速的、明显的。有时,一段时间内思想停滞不前,一个声音就会出现:“我前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呢?”
  我承认思想有高低、层次、境界之分,但并不存在优劣。老教授是老教授的思想,老农是老农的思想,高处有高处的良辰,低处有低处的美景。浸入河水的身体越多,就会有越多的部分被弄湿。孰多孰少,自行选择。

  贱22、以前看电影看场面看情节,后来看电影看思想看感情,现在看电影看镜头看光线。
  特别是长镜头,爱煞人,这样的例子太多,不举例。
  光线的处理,也让我着迷。一例:“英国病人”,片末显字幕前30秒。这一小段光的处理,色彩的处理,背景音乐的处理,配合得协调无比。背景音乐叫“As Far Florence”,可以搜来听听,里面有两种交错重叠,和影片完美结合。描述这样的东西,语言会出现边界,就此打住,自己去看。如观后没有感觉,也不要怪我,感受这种东西很个体,我不能向任何人保证什么。

  贱23、羞耻感:袒露隐蔽的心灵 >> 暴露勃起的阴茎。

  贱24、上周最让我温暖的一句话:“在一个摆满书的房间里,没有人会感到孤单。”

  好了,疯人疯语完毕,丫却无声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April 27, 2006 10:41 AM

 Technorati Tags: Thought 思考

 Tags: Thought 思考

Comments

To eapass:

喜欢看你的东西,思想闪烁智慧!

一段时间里,避开繁杂信息涌入侵扰,直逼单一节奏的读书学习,吐故纳新,畅快释怀。

今逢一句“在一个摆满书的房间里,没有人会感到孤单。”颜如玉、黄金屋,闪闪烁烁登堂来。又一个畅快!好啊!

Posted by: Freda at April 27, 2006 03:21 PM

“如果你感到狂妄自大,注视你的双手,看看皮肤下脆弱的血管”

小时候看到爸爸胳膊上突起的血管我总是觉得它们很脆弱,那么凸出在外面只有轻薄一层皮肤包裹。后来我发现了,看似脆弱的东西生命力总是惊人,就像凸出的血管,遇到外力会移动,会躲开,韧的很

Posted by: Anonymous at April 27, 2006 08:27 PM

To:Anonymous
这么说我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了,谢谢!生命需要沸腾的血液滋养!这种激荡的热情来自某种启迪、某种智慧、某种感动。感谢网络!

Posted by: Freda at April 28, 2006 08:48 AM

eapass

都是些小思考,不成体系,不足挂齿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April 28, 2006 08:16 PM

当思想形成体系时,那就是伟大的思想家诞生了!期盼你的辉煌!
一个健全人的真知灼见来源于生活积累、学术积累。告诉人们该怎么做,却不知道人们真正需要什么是悲哀的。想说话就说真话,使人品、人格与文思、文采融进墨液顺着毫端自由溢出,折射你的宽广、体现你的厚重,这就足够了。

Posted by: Freda at April 29, 2006 02:36 PM

eapass

to Freda:

成体系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,人的思想本来就应该成体系,与思想家无关,普通的人也应如此。
辉煌?拿来干什么?

Posted by: eapass at May 1, 2006 11:27 AM

呵呵,我也喜欢胡思乱想,但是很开心。读你的文字,觉得你也这样做的时候也应该很开心。这样就已经好了,不是么?

Posted by: yumi at May 2, 2006 07:31 PM


To eapass:
“成体系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”?抬杠!
“人的思想本来就应该成体系”,但不是人人能做到的。
辉煌是直面人生的成熟和与朋友分享思想火花的快乐过程吧。
显然给你压力了,抱歉!
节日快乐!

Posted by: Freda at May 5, 2006 03:41 PM

eapass

to yumi:

写的时候并非很开心,应该算很平静吧,即不悲也不喜。
而想这些问题的时候,各种感情都有。

to Freda:

通常,在一些关键问题上,我言辞比较强烈,或者说单刀直入,应该不算抬杠。
压力,显而易见,无,这么可能有嘛。
“辉煌”这类词汇我不喜欢,总之一切过度诠释的词汇,我都不感冒。其实这样的解释并不清晰,但懒得打字说明了,呵呵。

你想的是你看到的吗?
你看到的是我写的吗?
我写的是我想写的吗?
我想写的是我想的吗?

Posted by: eapass at May 5, 2006 05:43 PM

我看到的是我想要看到的
你写的是你情愿被看到的
当我看不到我想要看到的我悻然就离开了
当你写了你不愿被看到的你轰然就停止了

偷窥与暴露
分享和欣赏

我也有时候在网上写东西
本来是要写给自己
慢慢就变成了分享给一些
其实人们之间能够分享的东西实在是生活的一小部分
无关紧要的
锦上添花的
情趣
kill time and show time

Posted by: Clementine at May 7, 2006 04:42 PM

eapass

to Clementine:

除了"无关紧要的",其他都同意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May 8, 2006 11:03 PM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4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