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22, 2006

声音是响亮的空气

cello.jpg

  “对不可言说的东西只能沉默。”
  我准备打破沉默,发出声音,从无声进入有声,维持,然后消失。起于无,也止于无。敬畏与勇气同在,妥协与抗争共存。

  上半场

  一、两个梦
  梦是一种感觉,感觉不是意象,意象更不是文字。
  上个月某夜:眼前无数古文字,也许是甲骨文,也许是金文,也许是小篆,也许都是。突然,这些文字中的“人”旁开始发抖,而其他部分纹丝不动。我感到不解,怎么回事呀?然后就醒了,哈哈,被冷醒了。
  5月19日凌晨某时:社会为一实体,我们每个人处于实体的终端,可以完全操控自己这部分。我们实际上千丝万缕的联系着,但又看不到对方,因此在操控时常常损害他人的部分。找到一解决方案:社会这个实体变得透明,就像透明外壳的电子产品,从此大家可以看到对方,可以看到自己的操作对他人的影响,所以大家操作自己这部分时变得格外小心。然后醒来,原来是膀胱透明,被尿憋醒,哈哈。

  二、暗示与欺骗
  有这样一种人,每次他回答问题时,只要他认为他的真实答案对他不利,就会选择另外一个冠冕堂皇的答案。久而久之,等这种回答方式变为习惯后,连自己也相信了那个虚构的答案,而真实答案埋于潜意识中,自己被自己迷失。从心理学角度看,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,但当这种机制效力过度,危害很大。
  这种人自己是受害者,他出错后,出于本能的保护机制让他迅速脱离,使其逃避自我谴责,当然也无法自我批评、教育、总结、矫正,也很难接受他人意见、建议,而把问题迁至他人身上,所以身边的人也是受害者。
  这种人通常并无坏心,但与其接触让人很冒火,我有时遭遇此类自欺欺人的虚假谎言,很想冲上去打人,说说而已,呵呵。如果你能避免和这种人接触,当然最好;如果不能,一定要学会识别这类谎言,做好筛选工作。然后,本着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原则,把其作为反面教材,提醒自己不说慌,避免对自己形成保护性的暗示欺骗。
  我最近这种识别能力大增,更能体会这种人的心理思维模式,也更能对其理解。这种原始的本能自我保护,可以用理性面对来克服,解决问题的管道并不少,而自我欺骗是最差的一种。
  本着“可以逃避就逃避,不能逃避就改造,不能改造再忍受”这一原则,今后如果我遇到这类人,且无法选择逃避时,准备采取的方式为:揣测其真实想法B,然后换一个角度,问他到底是假的A还是真的B。不过,这招还有待实践验证,而且还需与其相处较长时间,才能准确揣测其真实想法。

  至此,我把这种自我暗示欺骗的范围扩大,举一个大家容易理解的例子:
  现在化妆、灯光、后期处理,会让一个明星的真实面貌失真,当然,朝着好的方面失真。自己被自己过度美化后的照片、影片所包围,虚化美好后的影像,久而久之代替自己本来的真实印象,让自己都认为那才是真实的自我。部分明星,特别是女明星投入到自我改造的革命事业中,抛头颅散热血,勇于奉献、敢于牺牲。
  在这一点上,东方女性比西方女性幸运,反差相对较小,心理变化也可能会小些。不过,好像也不一定,反差小,反而容易相信;反差大,干脆认为就是做假后的影像,或许反而能够坦然处之。谁知道呢?要看个案,不能一概而论。
  除了对明星本人,对大众也有影响,让大众对美的认识发生偏移。比如玩芭比娃娃长大的女孩,心目中的成人女性通常会偏瘦。再举个庸俗易懂的例子:看欧美A片过多的男性,对女性理想模型中乳房的大小肯定会偏大。欧美与日本A片中的神话与现实,可以详细写一下,哪位把这个题目筑成一篇论文一定会很有价值。
  其实,美就是一种感觉,真不真、假不假不太所谓,但如果大家只喜欢假的,而认为真的反而不真,那这种审美观是否有点畸形?
  骗子要骗人,正常不过,但你要相信就是你的错。
  好像有点偏题,哈哈。

  中场休息

  三、话题圈
  5月13日,公车上,身旁两女子口不停蹄。我不反感也不喜欢,听她们的,想自己的。突然,脑海中冒出三个字——话题圈,五颜六色的人们讨论着千奇百怪的话题,而被年龄层所推动的话题最让人无法逃避。岁月流逝中,不知不觉已完成话题圈的转移。这像不像一条前进中的蚯蚓?
  感觉上,通过话题圈来判断年龄,可以精确到5年之内。无数千古不变的主题,形式变迁,实质相同;而有些却日新月异,不断超越。仿佛那些跨跃年龄的东西更让我长久兴奋,我渴望逃离年龄类话题圈,只玩不合时宜的东西,一因我对此总觉不痛不痒,二因我的思考总是先于社会平均年龄圈。这叫兴奋点前移,传说中的前戏过多导致早泄。其实,前戏没有错,错就错在不痛不痒。妈的,缘由居然是因为“不痛”,真变态啊。
  最后,感谢那两位女子给予我灵感。写此事的目的,并非告诉你每次坐公车要坐在两个女人的前面,也非告诉你公车乃寻找灵感之处,而是想告诉你:这只是小概率事件,如果喜欢安静,以后换一种方案为妙。当然,如果想补补本周八卦新闻摘要及评论,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  

  四、“泄”
  1、位于西班牙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。
  http://www.godeyes.cn/news/2005/12/22/1222105858.htm
  不管别人对此有什么看法,有什么感受,我都要大声喊出来:“真他妈难看,居然可以难看到这样的程度,我简直无语。”排开现场感、内部结构不论,就图片上看到的情况,及与周围建筑的协调性而言,如果“世界十大最难看建筑”里把它排到首,我都不会反对。就算把它放在火星上,我依然认为其难看无比。
  现在的大型建筑还真是的,越建越难看。越来越强调超越,强调对自然的抗争。比如故意弄一些在视觉上颠覆人们历史物理经验的东西,CCTV那个就算这种。真希望这些设计师少看点科幻片,多感受一下中国和日本的园林。虽然建楼与建园是两码事,但思想绝对可以吸收——例如中日园林背后的“道”。少一点抗争,多一点敬畏。现在敬畏缺失的建筑设计,给我的感觉就像“大炼钢铁”。

  2、香港的建筑密度。
  http://www.photomichaelwolf.com/hongkongarchitecture/index.html
  为了达到视觉震撼,摄影者所采选的角度、表现手法,给照片带来一些夸大之感,抛开此部分不论,照片本身乃真实的,并非PS,这真实的告诉我们:地球上的确存在这样的建筑和建筑群,而你我也许就在其中一扇窗户后面。我看过某种蚂蚁窝的地下结构,很有层次感,比这好看许多。

  下半场

  五、响亮的空气
  5月14日晚:饭间闲聊。话题至“怕”,席间有女子引出话题怕宠物,七转八拐后及“怕死”,其实转至这一话题也有我的过错。因为我说,自从克服死亡——“不存在”这一恐惧后,好像就没什么值得害怕的东西。即使明日天要塌,也无所谓,做自己今天该做的事。即使明天再也无法醒来,也无所谓,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太大的遗憾。(实际上,我有一句话欲言却止——某种角度,个体的生命无意义。未言的原因有二:一乃字面或者口头并不能代替体会,且“某种角度”到底是哪一种角度?仿佛无解;二乃吓到人不太好,跳高一级一级慢慢升比较稳妥。)废话一堆后,我被反问,“那你有没有害怕的东西?”,停顿片刻,我答道:“有,我的确感到害怕什么,但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。”那天晚上都没有找到答案。这里所言的怕,指心理上的怕,生理上那种本能性的不在讨论之内。

  5月15日下午:漫步嘉陵江边,实际上离很远,准确说应为漫步江边山丘上的小路,其实也不算小路(两辆小车可以并排通过)。我站的地方和江面落差巨大,我忽然明白怕什么了。我怕高,不是怕高本身,而是怕面对高处,体内产生某种往下跳的冲动(大概0.0x秒的时间),还带有一丝异样的兴奋。在“死亡与我二十余载”这篇文章中,曾提过这种感受,这次把这一问题又进了一步:原始冲动无法根本解释这一现象,人具有控制的能力,包括控制冲动,甚至控制想法。那必然有另一种或多种非原始的当下驱动。是什么呢?自己处在一个历史与道德二律背反相对突出的时代,那种被推着走,被无形所操控、支配的压力,随着自我意识的觉醒而越感明显。这种“跳”的冲动,代表着突破、摆脱、超越、出离。跳是一种敬畏,不跳也是一种敬畏;离开是一种勇气,留下来也是一种勇气。解决矛盾的办法不是要让两者调合(这样即无矛也无盾),而是让其在对立中和谐。这里用“和谐”并不准确,里面包含着牵制,还有其他什么东西,我说不清楚,不再就此讨论。
  友情提醒:千万别跳,因为“突破、摆脱、超越、出离”并不存在,妈的,刚刚打完上句话,我就开始怀疑,仿佛从某种角度来看,这些也存在。操,不多说了,总之不要跳。
  插播几则八卦:
  1、自从各大桥诞生后,跳江的人也出现,某些好人自发在桥上巡逻,每年阻止无数跳江者。来源:NYTIMES
  2、意大利比萨斜塔,禁止游客跑上去的主要原因,乃跳的人太多。都怪伽利略的实验太出名,弄得好些人想当铁球玩。
  3、中国是世界上“唯一”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。这个数据让人吃惊,弄得我产生一系列的问号。
  数据来源:http://www.who.int/mental_health/prevention/suicide/suiciderates/en/
  a. 男女比例为什么相差如此大?古代社会,这个比例为多少?
  b. 中国怎么这么怪呢?到底是中国的数据奇怪呢,还是其他国家的数据奇怪?
  c. 有一点毫无疑问:中国的女性地位,特别是农村女性,绝对不高。男女地位不等乃男女自杀率不等的一个因素,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。那么是哪些因素呢?
  d. 我们周围的“妻管严”是表里如一的吗?恐怕绝大多数只浮于表面,重大问题依然男人说了算。干脆八卦到底:胡适,传说中的超级“妻管严”,他儿子说过一句话:“哪一个得意洋洋向全世界宣称传统中国文化是一个怕老婆文化的人,会是真正怕老婆的呢?”对此,我深信不疑。
  最后讲句最真的实话:如果自杀者只是一时冲动那种,坚决拦截;如果自杀者深思熟虑,计划N次,行动N次,坚决想死,那就不要拦了,顺之,不算坏事。如果你保证不向我扔烂番茄,就再说一句:人的自杀是被社会过度激发出的自然现象,实际上和战争一样,消极的背后具有积极意义。当然,战争对个体无、对整体有积极意义,而自杀对个体和整体都有。

  5月17日:读李银河的blog:“生命无意义的看法不可让人们知道,原因在于,一旦知道,有些认真的人可能自杀或出家,就像托斯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基里洛夫(《群魔》)那样。因此人们需要欺骗,让他以为自己的人生很忙碌,很有意义,或者至少不去想这个问题,或者忙得顾不上想这个问题。大多数人就是这样做的。但是我不成,我想起这个问题的频率相当高。我倒愿意把每一天醒来当作出生,把每晚睡去当作死去。这样生活的每一天都像一声警钟,提醒我生命的短促和无意义。我相信,经过这样的训练,到死时我会很平静,因为我早已实践过无数次了。加缪说,死的问题是唯一重要的哲学问题,我同意。我就是一个实践的生命哲学家。”
  我读过她的书,也看过她的blog,说实话,我觉的她的思想有点“小”,别人的影子太多。把她定位于一个有思想、有社会责任感的女性知识分子更恰当。不容置疑,她是可敬的,非常可敬。
  她在这里直接把“生命无意义”抖出来,简单的抖给看她blog的大众,过于残忍。我一般说这话时,习惯加个前提“在某种角度,对个体而言”,其实我们的观点一致,只是她直接而我婉转。
  这个睡觉训练法有点意思,对大多数人不错,具有积极意义,这是本文引用上段话的主要原因。不过,此法对我完全无用:对睡眠、梦境科学知识的了解,让我大概知道,睡觉时我在干什么。科学的具体解释,使得哲学的联想褪色,我没有办法“当作”。我个人把睡觉完全看作生的一部分,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是与醒同样重要的生理、心理过程。
  “加缪说,死的问题是唯一重要的哲学问题,我同意。”我完全不同意,这也是为什么说她的思想“小”的原因之一,她的思想圄于一个范围内,抽不出来。

  5月18日:看到一句话:“我们有两种死亡:出生以前和生命结束后。”(威利斯·巴恩斯通)
  这就是我上面提到的把思想抽出来的一例。生命就像音乐,从无声到第一个音符,然后第二个、第三个,……,这是一种延续,逐渐变为抗争,抗争声音的消失,最后消失。你大概知道下面要听到什么,但具体听到后仿佛又不是你曾经想像的那样,你(本我)在熟悉中陌生的前进,你(自我)同时也在陌生中熟悉的前进。
  无有无、死生死。
  如果加上省略号,会出现怎样的效果?
  ……无有无有无有无有无有无……;……死生死生死生死生死生死……
  苏格拉底认为个体就是如此,而我连整体是否如此都非常怀疑。
  这让我想到数学上的循环小数,有些数字你看到它在局部循环,那仅仅只能说明它在局部循环。也许它只是一个假循环小数,看似循环而已,在N次循环之后摇身一变,原来是一无限不循环。 
  操!

  六、迷信
  你迷信吗?
  估计99%的人都会否认。
  你相信“信则灵,不信则不灵”吗?
  估计相信的比例不会低。
  迷信和具有迷信思想有细微的差别。
  我把一个人是否相信“信则灵,不信则不灵”这句话,作为是否具有迷信思想的简单测试方法。
  举几个具有迷信思想的例子:忌讳数字(我看好多人都跑不掉这一条);以改名字来改命运;本命年红内裤;相信灵异事件;必须怎么怎么否则就会倒霉;结婚哪年不行哪天不行;祖坟风水……太多太多,自己想。宗教信仰比较复杂,不列入其中。还有一些,如佩戴红线玉佩,视动机而定,纯装饰(不算);企求平安(界线模糊,不易归类);消灾避邪(算)。据我个人观察,估计彻底没有迷信思想的人,人群中的比例低于1%。
  初中时,一老师对我们说,现在很多人依然有封建迷信思想,包括青少年。我当时不太相信,现在回想,此话不假。那时的我相对来说迷信思想非常少,而20至25岁反而增多(与自身纵向比较,横向比较没人认为我有迷信思想),比如手机号码要8多的,不要4结尾的。后来,在26岁时的某一天,我突然顿悟,自己弄个套子把自己套住也太SB了吧,从此迷信思想彻底消失。仔细想想,这个顿悟并非突然,应该是基于科学知识、科学思维、认识观、思维方式的提升。自我克服迷信思想需要一点点勇气,更主要在于提高认识。这种彻底摒弃任何迷信思想的感觉很好,非常之放松。
  完全不迷信后也有一点坏处,有时候会被投以异端的目光,废话,你1%,其他99%,本来就是异端嘛,不理。举一例:我认为追悼会对生者的意义更大,比如把不常见面的人聚到一起,对死者的哀思所占比例过低。虽然,死了就死了,击盆而歌,也无须哀思,但弄得吵吵闹闹,麻将声四起仿佛不太好。所以,追悼会要安排在生前进行,感觉自己快不能说话、身体僵硬、思维缓慢时,差不多就可以举行了,该送礼的送礼,该追思说好话的说好话。结束后,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,死亡后也不再通知,该知道的人自然会知道。所以,追悼会我尽量不参加,即使参加,晃一会就走,扫墓更是绝对不参加。我爷爷婆婆的墓,至今我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也不想知道,想想过去的日子,想想他们的好,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,想到也好,没想到也好,全凭自然。还好,家里人已习惯我的“怪异”行为,就算对我有微词,也懒得说。如果你读到这里想打我,请等一下,等我把钢盔戴上,好了,上吧,老子不怕。

  如果你认为自己在这1%中,那么恭喜你,继续往下看。
  在5月16日,我在豆瓣看到一个“角膜捐献”小组,马上便加入,进一步想,光捐角膜好像太少,干脆彻底一点,全部捐完。现在我国这方面还未立法,手续也不方便,现在也没有比我小一轮的亲属能够签字。那就等这些完善后,再去办手续吧,哈哈,反正也不慌。

  这个结尾怎么样?
  虽然我认为死亡那一瞬间就是结尾,但从社会角度看好像未完,还需加个散场。为增加其结尾的诗性,再补充一点:火化后骨灰用宣纸包裹,找一谷底有溪流的山谷,于溪流平静之处,置骨灰于清澈见底的潺潺流水之中,最后把宣纸折成一小船,放于溪面,渐行渐远。操,这创意太霸道了,真他妈精彩。

  完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May 22, 2006 01:50 AM

Comments

写的很好.能不欺骗自己的人已经很少,又能把真的思想写出来,勇气可嘉.
你对死亡的态度我很欣赏,不过死后还在意诗意不诗意,似乎不够洒脱.死了就老老实实死掉,后人愿意怎么干都已经与己无关了,还管他诗意个屁

Posted by: lzb at May 22, 2006 08:45 PM

其实我常来逛,所以这篇虽然很长,我还耐心地看。
你实在是特有意思一人。又哲学又不恭,又是冷静又是狂野。

Posted by: 妖精疯了 at May 23, 2006 10:51 AM

eapass

to lzb:

没错。我这里所谓的诗意完全是写给活人看的,写给活着的我看的。至少想着这样的场景,自己会感觉很舒服。
死后和自己无关,但之前的想法却很有关。既然这样,何不乐观诗性一点呢?

to 妖精疯了:

谢谢。居然还有人能耐心看完,呵呵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May 23, 2006 12:57 PM

关于引子
我想说那副拉提琴的画给我的感觉就是要打破沉默,最好的是这种草稿的形态,我的文字不行,只能这么说了,希望你能听懂。
一、梦
我很羡慕你的梦,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渴望做一个印象深刻的梦,深刻到早上起来还能够记起来,事与愿违。话又说过来,正是这种朦胧才产生这种渴望吧。不美就不渴望了。正因为记不起来,每个早上起来之后才是不一样的,因为每个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小时候我发高烧父母带我去医院,我在医院的长椅上睡觉时作了一个梦,梦见我被医生打错了药,以后只能倒立着生活,结果我摔倒了于是被吓醒了。我一直以为,这是我第一次和死亡接触,看过作者的我和死亡二十年,我觉得好像不是。。。。这是噩梦
懂得爱情之后,曾经做过一个梦,梦中我要牵我梦中情人的手,牵到那一刻我醒了,这一次我是第一次感到世界的真实,牵手的那一刻的感觉是那么真实甜蜜,比真实还真实。 这算是个美梦
其他都记不清了。
二、暗示与欺骗
在我的词眼里叫做自信,我讨厌自信。主要是我深受其害。以前有部动画片叫《灌蓝高手》害了我的很多朋友。主角樱木花道是个盲目自信的人,喜欢到处喊:我是天才!在动画里当然并不讨厌,然而现实中人人都这么喊时我他妈的真受不了!然而最主要的是我现在的大学同学中有一位自恋狂盲目自信到极致,我实在无法相信在现实世界中会有这样的人存在,始终觉得自己最有能力,别人都不行,挂在嘴边的话是:我就说过,怎么样?然后故作老成的说,现在的人啊~唉。。。。每次他这样我就一个字,忍。然而心里还十分想说一个字:靠!自信就是自欺欺人,我相信作者不是一个自信的人,不然不会想学习这么杂的东西,而且应该是越学越不自信吧?要不就是我自作多情了,道歉
三话题圈
公交车算不了什么,澡堂子才是话题圈展示最佳场所。老舍有一篇专门描写澡堂的,可见他老人家也很喜欢在那里偷听别人的话题。我也喜欢,呵呵~在这里感受的是各种各样的生存状态,鱼龙混杂,什么样的人都有,什么地位的人都要洗澡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唯一的遗憾是异性的话题你还要去公交车上听去。我说不上来了解了人生百态,感受到不同人的生活状态到底有什么用处,但是我仍喜欢。
四、“泄”
我喜欢中国和人本的园林,但是我不同意作者对现代建筑的看法,现代建筑中还是有好的。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我的感觉就是一破船,然而就是破还好点,要是新的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。我和你看法一样的地方是协调性,这个建筑真不适合建在哪个地方,非常不协调。还有“越来越强调超越,强调对自然的抗争。比如故意弄一些在视觉上颠覆人们历史物理经验的东西,CCTV那个就算这种。真希望这些设计师少看点科幻片,多感受一下中国和日本的园林。虽然建楼与建园是两码事,但思想绝对可以吸收——例如中日园林背后的“道”。少一点抗争,多一点敬畏”真心话我也是希望这样。我家前面的那条臭水河岸以前是我们游戏的地方和老人们的菜园子。后来那里被推掉砌成了水泥的河岸,老树推倒换成了一水整齐的小柳树。我曾写作文哀悼我那可怜的河岸,老师的批语是:难道修整齐了不好吗?我无语。。。。
五、怕
我喜欢怕的感觉,平时抓不到这种感觉,于是我在晚上喜欢独自一人在空旷的开发区毫无目的的骑车。灯光昏暗,而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市,我感觉哪里就像是鬼都,感到了现实中的不真实。但是我不敢经常这么做,因为我怕,每次感到怕时,我只有全力骑车往回赶,走得越远怕的越厉害,偶尔吓吓自己还行,经常这么做我怕会吓破胆。
六、晚了,不写了。
七、自己
特别佩服小时候的自己,小时候的自己怎么就那么有哲理,有那么多的问题呢?那些关于宇宙来源的问题,关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,那些探讨世界阴阳的问题,还有那丰富的想象力,我想要现在还能有,但是丧失了,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小时候老觉得自己是外星人,因为觉得自己跟别人完全不一样。后来知道了,谁都是这么想的。于是恍然大悟,原来我这么普通,于是就刻意去追求另类,结果后来又发现,原来谁都是这么干的。过了很多年,到了现在的我,却又变得努力去寻找和我一样的人了,因为发现我又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了。难道别人也是这么干的?也许以后就知道了。这是我的简历.

作者这么坦白勾引的我也想写点什么,写得不好,但全是真心的,看的时候严肃点。另外,给作者打声招呼,有几句话很有感触我收藏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:“与狼共舞”中,那只狼,我并不喜欢。为什么?就宠物而言,狗和猫,我不喜欢狗,但异常喜欢猫。为什么?狗忠于人,与人合为一体,并依赖于人。而猫,别的不说,它那种爱理不理的性格,不把人放在眼中,凭这点就让我喜欢,更不要说它那宇宙般深邃的眼睛。动物和人应该对立,甚至对抗,在对立中共存、和谐。伞兵就是给人包围的;羚羊就是给老虎吃的。

因为修路,道路被封。我走在宽阔的马路中间,听着鸟鸣,看着树舞,心想:“为什么不修一条宽宽的人路,让人在上面悠然游走。”

“记者:能不能对自己做个评价? ”
  “李泽厚:近两年已经有好几位这么问过我了。我对自己不好作评价,让时人特别是后人评价吧。我总不能像牟宗三说自己的“古今无两”吧,有人说我已在美学上远超朱光潜,哲学上远超冯友兰。我心里倾向接受,口头却连说不敢,我还没想清这到底是我的谦虚还是虚伪。我又想为什么近来老有人问这问题,我想我大概是快死了。”

说到李泽厚,不得不说“美的历程”。

Posted by: zhzhandqyy at May 28, 2006 04:22 AM

eapass

to zhzhandqyy:

呵呵,这么长的回复,让我略感惊喜。
谢谢,本blog至今最长的一篇回复。
如果我的文章能起到“引子”的作用,挺让人高兴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May 28, 2006 08:01 PM

On This Day
   Year 2007: 四个编造的故事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47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