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04, 2006

冰山一角

  “众所周知”,单从冰山一角,不易判断冰山的实际大小。
  最近,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居然存在这样一种思维方式:某些人用自己的思想去对比他人的文字或者其他,然后得出孰大孰小的结论。仔细想想,只是某些人比较极端和突出,而我多多少少也存在些许这样的思维方式。由于自己的这一思想不太明显,小而隐蔽,从而误以为没有这种想法。
  从别人的不足,来看自己的不足;用别人的显,来看自己的隐。从今以后养成习惯,当我鄙视某人的时候,即是自省的时候。三人行,果真必有我师。
  读一本书,书仅仅是作者的冰山一角,而读者却用自己的整个思想,即自己的整个冰山和书对话,如果用自己的整体去对他人的局部,幼稚无比。如不能认识这点,便无法正确处理——读者的思想、书、作者的思想——三者的关系。这里的书仅为一符号,可以被其他替换,比如他人的行为。
  明白这点不会使人聪明,但可以让人不当自以为牛B的傻B。
  除此以外,训练从冰山一角猜测冰山的能力,寻找宏大的冰山,享受沁人的凉爽。
  最近,感觉自己思想越发成熟,同时也越发幼稚。
  我——“间或”——的——忍不住——对天——短叹——“操!”

  说到向天,想到向日葵,这段时间blog话题较严肃,现稍作放松:
  “向日葵可作为花钟的指针,它随着太阳转的原因是由于体内生长素的作用:在阳光照射下,生长素在背光一面的含量升高,刺激背光面细胞拉长,从而慢慢向光面弯曲。尽管在常识中其“向日性”赫赫有名,不过很多人也许不知道,向日葵其实只在从发芽到花盘盛开之前这一段时间跟着太阳转。”

  近日,我对“间或”和“操”情有独钟,很爽的词汇,用起来谐意无比。
  “间或”,不解释了,无敌词汇。
  下面就“操”,与“日”、“fuck”作一点简要对比。
  “日”:走向全国的方言,“日”——原意太阳,暗含原始图腾崇拜和生殖崇拜之味,原始气息浓郁,有生机勃勃之感,但因重庆话(四川方言,西南体系)无四声,无震聋发聩之效果。
  “fuck”:洋玩意儿,距离产生美感,双音节词汇,k为轻辅音。缺点:在fu的时候需为k留气息,导致力度稍有分散。优点:k的时候做个口型,保持住,有意味深长之感,回味无穷。
  “操”:四声,单点突破,短而铿锵,拔剑、出鞘、见血、收刃,一闪而过,长空无痕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July 4, 2006 08:55 PM

 Technorati Tags: Thought 思考

 Tags: Thought 思考

Comments

古人说 窥一斑而见全豹

重要的不是能不能由一角掌握冰山全部,而在于心里做好迎接无限大冰山的准备。

而读书呢,我认为要看到,任何文字都不代表写文字的人,所以就算读烂了一个人所有的书,也不能说就了解这个人了。

书,我愿意比作一条路,是向着知识的路。可能未必就是笔直通往所谈论的知识的路,也不一定长到到达终点。

但是,那就是路,你想要知识,就该踏上的路。

任何人在知识面前,都该知道谦逊的低下头。

而全身心的踏上旅途,则是第一步。当然有一点也要记住,放轻松,事实上这旅途应该是愉悦的,可能文字时间是艰深枯燥的,但这旅途是愉悦的,嗯。

别让作者代替了你的思考,别期待任何现有的答案,就和人生一样,奇妙的旅途。幸运的是,生命或许只能开始一次,而看书的道路,却是无尽亚~

Posted by: 琉璃 at July 22, 2006 08:54 PM

请全身心的去读书吧~ 这不幼稚可笑,如果真有人笑了,老子很早就说过 不笑就不是道了

活活~~~~~~~

Posted by: 琉璃 at July 22, 2006 08:56 PM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4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