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tober 30, 2006

  一、
  在这里,“挡”是一个名词,动词性为主的一个名词。除了我告诉你的——“它是一个名词”之外,它给人的一切感觉都是动词的。

  人,在出生前,妈妈的身体是“挡”。胎儿在里面,世界在外面,妈妈又在世界里面。
  人,在出生后,一间小屋是“挡”。如果运气太背,没有小屋,还有草房;没有草房,还有树荫;没有树荫,还有襁褓。你的世界在里面,其他的世界在外面,你的和其他的世界在世界里面。
  人一生中,有无数的“挡”。有些人多点,有些人少点;有些被感知到了,有些没被感知到;有些人感觉到了,有些人没有感觉到。它在时,你不想要,它也会在那;它去时,你想留,也拽不住它的后脚。
  我生性愚钝,不过——还好,现在——也感觉到了。
  “还好”?不知道为什么会使用这词。什么叫“还好”?是还不晚呢,还是来得及?是难得糊涂呢,还是死得明白?

  二、
  如果运气好,人出生后,会有六个人为你作“挡”。分列两排:最前面,四人为一“挡”,然后两人为一“挡”。
  突然有一天,你发现第一排少了一人。哇!原来我的某某,居然会“不在”。他(她)居然会“不在”。
  时间没有停,4-2-1变成了3-2-1,然后2-2-1,接着1-2-1。哇!你又哇了一下。原来你前面曾经有两个“挡”,你从未意识到,而现在第一个“挡”已如此弱不禁风,而且风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。
  也许,你会成为别人的“挡”,也许不会,但你无法阻止1-2-1继续变为0-2-1,一“挡”终会逝去,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0-2-1,这不过是你对2-1的一种幻觉,真实存在过,但现在的确“不在”。
  时间慢了下来,但没有停。终有一日,2-1会变成1-1,然后0-1,即“1”。

  殇 Jacqueline du Pré
  下载:百度mp3搜索

  三、
  一天是一“挡”,一周是一“挡”,一月是一“挡”,一年是一“挡”。
  该吃饭了,该睡觉了,该剪指甲了,该理发了,该……
  这些“挡”给你安全感,同时也给你借口,使你麻木,一个“挡”,又一个“挡”,一个接一个。
  什么是时间?
  是太阳下山,还是落叶飞舞?是本本挂历,还是长大成人?是年代变迁,还是故人老去?
  如果生命用天来计算,只用天来计算,该是何等惊心动魄?
  过去一天,总天数少一天。不是一周少一天,也不是一月、一年少一天,而是生命总天数少一天。
  对我而言,一个惊心动魄的日子即将来临,人生第10000天。如果运气好,人生在世可以看30000次朝霞夕阳;如果运气好,我的生命流去1/3;如果运气不好,那我无法计算,任凭风吹去。
  去掉“挡”,赤裸裸的面对,的确刺激,嗯,很刺激。没了“挡”,就没了安全感,但你同时懂得——要珍惜。

  四、
  到底有没有“挡”?它存在吗?它们存在吗?是我空想虚构的吗?
  不知道。
  答案就像这篇文章,绕了一圈又会到原点,没有留下痕迹,或者留下痕迹,但终会被风淡去。

  五、
  “红” Kieslowski & Zbigniew Preisner
  本地下载:http://www.cqcn.com/music/Rouge.rar

  正因为这首曲,我们才获得勇气去“听”前面那首,正因为它,我才感到——我被引导、我们相爱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October 30, 2006 11:10 AM

 Technorati Tags: Thought Time Music 思考 时间 音乐

On This Day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6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