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ember 07, 2006

"蜻"蜓

lightdragonfly.jpg

  蜻蜓 徐华翎 工笔人物

  蜻蜓——很精准的标(主)题,我擅作主张将其稍作改动——"蜻"蜓。
  "蜻"——轻
  引号——重
  舍用中文的“蜻”,因其过重;而用西文的 "蜻",既轻又重。

  轻与重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December 7, 2006 12:40 PM

 Technorati Tags: Art Painting 艺术 绘画

Comments

蜻蜓和“蜻“蜓没看出什么区别。不是同一个字吗?

有一阵子没看你的blog了,今天过来看,略有失望。虽说求奇求新不错,但是过于好此就不好了。譬如李贺的诗,瑰奇险峻,终不及盛唐气魄宏伟啊。路还是越走越宽的好。

纯属个人意见,随便说说。

Posted by: Mortal at December 9, 2006 11:36 AM

eapass

to Mortal:

我该怎么说呢?
唉,不好说。

Posted by: eapass at December 9, 2006 01:25 PM

哈哈,有鸡同鸭讲,明珠投暗的感觉吧?

Posted by: Mortal at December 9, 2006 07:08 PM

我的理解:引号破坏了中文词语的连贯性,但是却又创出了新的意义 “蜻”蜓, 虽轻却重的蜓 我觉得很好。徐华翎的 起的名字:蜻蜓 是不加感情色彩的,意境上确实比你宽一些,但意思的准确上,“蜻”蜓绝对无话可说。我倾向于你的。每个人的观点各不相同,对于Mortal的观点我也还是不说好。

Posted by: zhzhandqyy at December 9, 2006 07:14 PM

博主的意思我能理解,很细腻,很含蓄。
具体我也说不清,建议2楼的朋友看米兰・昆德拉的小说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”,看后一定可以领悟。
或许每个人的感受会有所不同,但肯定有共通之处。

Posted by: 千里 at December 9, 2006 09:06 PM

在雾中散步,真正奇妙!
一木一石都很孤独,
没有一株树看到别株树,
每一株都很孤独。

当我的生活还很明朗的时候,
我在世间有无数的友人,
如今,大雾弥漫,
我再也看不到一人。

的确,不知道黑暗的人,
不能称为贤智的人,
黑暗轻轻地把他和一切世人隔开,
使他无法逃遁。

在雾中散步,真正奇妙!
人生十分孤独。
没有一个人看出别人,
每一个都很孤独。

Posted by: Mortal at December 10, 2006 08:25 PM

很喜欢这图,初访博客,风格不错

Posted by: 小y at May 25, 2007 06:14 PM

同上。搜畫搜到這兒的。畫好博文也好。

Posted by: merryloquacious at December 24, 2007 03:05 PM

On This Day
   Year 2005: 静、慢    Year 2004: 自然状态
Trackback Pings

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:
http://www.cqcn.com/cgi-bin/blog/mt-tb.cgi/16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