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y 31, 2007

八卦一则

  看一记录片,见一雕像,解说中提到Augustus(奥古斯都),脑中一下子冒出两个字——“好像”。如果你看过美剧“罗马”,便无须我详述,见下图(雕像):

    Octavian1.jpg

  Augustus(奥古斯都),原名Octavian(屋大维)。友情提醒:就是这个崽儿,导致8月后的月份及数字对应关系错位,比如october(十月),想一想,开头的几个字母不就是“八”进制的Oct吗?详情请查阅相关资料。这雕像刻画的应是早期的Octavian,后来为了政治宣传需要,以后的雕像都做了很大改动,特别是发型。这样看来,美剧“罗马”第一季中的Octavian,单从形象而言,像极了。见下图(剧照、生活照):

    Octavian2.jpg

  噢,我还真是无聊啊,居然发这样无聊的东西。最近这两篇blog,一篇比一篇无聊,简直无聊到极点。算了,发出来吧,也许以后的我看后会笑一笑或者口口一口口。Moira啊——μια αιωνιότητα και μια ημέρα——这斯没救了!
 

  来首音乐,估计没多少人听过,截取自一部波黑电影。
  下载:http://ishare.iask.sina.com.cn/cgi-bin/fileid.cgi?fileid=1692420

  如果下载有问题,请留言或email告之,谢谢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11:31 PM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

May 28, 2007

纵横交错的世界观

  昨天,随便找了部电影来看,居然带给我意外惊喜。由于这是一部克罗地亚的片子,看完该片后,一时兴起,把近几年所看的非美国影片作了简单统计。统计结果如下:

  movieslist.gif

  包含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影片。对此结果,感觉还有巨大的真空地带需要涉足,来弥补我对世界认识上的缺失。从这些非美国的电影中,自己获得了很多东西,现实生活中无法获得,甚至从书本中也无法获得。尤其是那些统计中数目低于10部的影片,所展示的图景,很难由其他途径得知。
  在我心目中,电影的地位略低于书籍,但书籍并无法取代电影。两者在知识体系中,是互补关系。书籍的阅读,可以帮助理解影片;而影片的沉淀,又可能会成为将来书籍阅读中的辅助材料。这两者的关系,几句话说不清,在此不作深入讨论。

  这些异域影片和其他一些记录片,帮助构建了我的“世界观”。试想,脑海中显现一张世界地图,任意指一个地点,如果你大致了解那里的气候、生物、地貌特征,那里生活的人长什么样、说话的语调、生活形态、喜好、困境……,你会感到世界多么真实。
  如果给这张世界地图,再加上一条纵向的时间线,便构成我心目中那纵横交错的“世界观”。现在,稍微有了丁点感觉,模模糊糊。我想,我将用一生去构建之、更新之。想想也真奇怪、可笑,我所追求的东西大多数都形如虚幻,呵呵,真是空虚的人啊。

  最后来首音乐,截取自昨天看的那部电影——“What is a Man Without a Mustache”,听听来自克罗地亚的声音吧。
  下载:http://ishare.iask.sina.com.cn/cgi-bin/fileid.cgi?fileid=1677349

  因为网站空间不够,采用网络硬盘共享,如果下载有问题,请留言或email告之,谢谢。

Posted by eapass at 08:56 PM | Comments (6) | TrackBack

May 22, 2007

四个编造的故事

一、全民公投

 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有座果园。今天的果园人声鼎沸,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全民公投马上就要开始。投票的结果将交给园主——耳口十,很奇怪的主人,一位民主独裁者。他给予果园公民选择的权利,但选项却只能由他来定。
  事情的起因,来自那些即将脱离果树的果子。有的天生瘦小,弱不禁风;有的被虫叮咬,内已中空;有的自然腐烂,行将老朽。一切问题都来自这无法抗拒的脱离。脱离前的最后时刻,往往伴随着恐惧、无措和痛苦。果子被折磨,果树也伤心。该怎样面对这脱离?怎样才能平静而从容的离去,投向地面,融入大地?
  在果园千年的日子里,绝情的耳口十慈祥的给出一个选项:不再有风吹,不再有叮咬,不再有腐朽。每个果子都活相同的日子,每个果子都可计算出自己离别的日子。最后的日子,没有痛苦,没有折磨。一个确定的结果,大家根据那个日子计划着生活。
  公投结束了,大多数公民投了反对票。他们认为自己也许是一颗幸运果,完全可以活得超过耳口十给的那个长度。至于最后那脱离的痛苦,暂不考虑。如果要考虑,办法也很简单,拼命的吸取养料,集存巨量的养料便可解决那痛苦。
  耳口十走了,下个千年,他还会给出选项。


二、搅搅糖

 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有个小镇。镇上有名叫作巴菲特的孩子,他很喜欢玩搅搅糖。因为卖搅搅糖的小贩告诉他,只要不停的搅动,糖便会愈来愈多。
  于是巴菲特搅呀搅呀,搅过了春风秋雨,搅过了童年青年。直到有一天,他发现了搅搅糖的秘密。果真,搅搅糖越搅越大,越搅越多。他只需用一丁点搅搅糖,便可换回别人工作一天、一月、一年,甚至一辈子、几辈子才能得到的东西。
  镇上很多人都上门拜访他,讨教搅搅糖的秘密。巴菲特是个好人,他毫无保留的告知了所有秘密。可奇怪的是,别人搅的时候,搅搅糖增加不了多少,而巴菲特的搅搅糖却莫名其妙的自动增加。有一天,巴菲特在院子里晒太阳,镇里种地的农夫干完活,从院子旁路过。
  汗流浃背的农夫,看着巴菲特懒洋洋的神态,好生羡慕的说道:“你可真舒服呀,搅一下就顶我干一年。”
  巴菲特急忙答道:“哪里,哪里,我这工作也累人啊,体力加脑力劳动,即伤身又伤神。”
  农夫回答:“是呀,是呀,我搅的糖自动跑到你那里,你真辛苦。”
  巴菲特答道:“嗯,你可别这么说,我也没办法,你搅的糖自动跑到我这儿,是由某种规律决定的。”
  农夫问道:“什么规律?天意吧,你的命好。”
  巴菲特:“可别这么说,我也是勤劳奋斗、白手起家,靠智慧、凭实力吃饭。”
  农夫:“对对对,你是勤劳奋斗,靠智慧、凭实力吃饭,但你吃的饭是我种的。”
  巴菲特突然震了一下,然后愣在那里。农夫走了,巴菲特依然愣在那里。
  “是啊,原来靠智慧、凭实力吃饭,依然是剥削。那规律中申称的交换平等并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  之后的几天,巴菲特一直思考着绝对剥削和相对剥削的问题。这问题弄得他心神不定,觉不安稳。
  后来,巴菲特遇到镇里的首富——搞活字印刷的威廉夫妇,便将他的所得捐给了威廉夫妇慈善基金会。
  按理说,巴菲特现在该心安理得了吧。不。他那搅搅糖依然自动的,在吞噬并吸取着别人的搅搅糖。那规律依然那么有道理的运行着。而且,镇上还有许多人在自家的院子里,晒着太阳吹泡泡,越吹越大,越吹越大。

  忘了说,巴菲特有许多兄弟姐妹,有商人,有演员,有歌手,有作家,有教授,有政府工作人员,有企业职员,有……;没有农夫,没有清洁工,没有擦皮鞋的,没有建筑工人,没有……


三、树叶的秘密

 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有座森林。森林里,住着一群浣熊,很奇怪的动物,他们以一种很奇怪的食物为生——能量丸。能量丸由一种很奇怪的树叶做成,一片树叶可以做一粒能量丸。浣熊们每天都在森林里找寻那种奇怪的树叶。有的浣熊每天可以得到很多树叶,有的浣熊一天也得不到一片。那些获得很多树叶的浣熊,除去每天必须消耗的树叶,就把余下的藏在家里。
  有一天,在森林里发现一个奇怪的大坑。如果把一片树叶放入那个大坑,过段时间,就会变成两片树叶,甚至三片树叶。那些有多余树叶的浣熊纷纷把树叶投入那个坑里。每到日落,那些往坑里投了树叶的浣熊,看着自动增加的树叶,围着大坑狂欢雀跃。
  在后来的日子里,往坑里投树叶的浣熊愈来愈多。除了那些没有多余树叶往里投的浣熊,每只浣熊脸上都洋溢着收获的狂喜。一只搞森林空间研究的老浣熊,感觉有些不对劲:“每只把树叶投入坑里的浣熊都获得了更多的树叶,却不见谁的树叶减少。难道森林空间物质能量不守衡吗?”
 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森林里的每只浣熊,不管是往坑里投了树叶的,还是没投的,都遇到一个奇怪的问题:现在做一个能量丸需要两片树叶。那些投一片变三片的浣熊喜悦减少;那些投一片变两片的浣熊不再喜悦;那些没有多余树叶往坑里投的浣熊则叫苦连天。所有浣熊现在都必须花比以前更多的气力,才能采集到做一粒能量丸的树叶。
  打那以后,森林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寅支卯粮;你吃我粮。”


四、蜂巢与养蜂人

  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有个蜂巢。养蜂人在里面养着一群奇怪的蜜蜂:金蜜蜂、银蜜蜂和铜蜜蜂。这些蜜蜂每天都辛勤工作,日日夜夜,从不停息。奇怪的是,养蜂人从不取蜜,既然他不取蜜,那养蜜蜂干嘛?
  真的好奇怪,这些蜜蜂从不休息,难道他们不想休息吗?不是。原因就在他们屁股上:银蜜蜂蛰铜蜜蜂,金蜜蜂蛰银蜜蜂,金蜜蜂蛰铜蜜蜂,每只蜜蜂自己蛰自己。
  蜂巢一天天的变化,愈来愈庞杂,愈来愈细密;蜜蜂一代代的更换,愈来愈勤奋,愈来愈聪明。就这样,过了好长好长好长时间,直到有一天。
  这一天,蜂巢里的蜜蜂全部消失。养蜂人来了,他取走了没有蜜蜂的空蜂巢。原来,他要的不是蜂蜜,而是变化后的蜂巢。这养蜂人有个很奇怪的名字——耳禾化。

  Bonus

  曲名:老夏天
  演唱:雷光夏
  下载:百度音乐搜索

Posted by eapass at 10:06 PM | Comments (12) | TrackBack